首頁 遊戲資訊 譯介丨《魔王之影》世界設定...

譯介丨《魔王之影》世界設定:悚怖寄生

說在前面:本擴展為本人獨立翻譯自施瓦布所著的《Horrific Parasites》,旨在為對《魔王之影》感興趣的朋友們分享關於世界觀的詳細設定。文中具體的怪物數據設定不再列出,方便大多數讀者閱讀。

前言

收集者是一種受詛咒的神秘生物,他們大多潛藏在黑暗的小巷或隱匿於熙熙攘攘的大街,悄然跟蹤並殺害那些無故的民眾以滿足自己特殊的需求。收集者的名字來源於他們在殺死目標後摘除受害者的器官、骨骼和皮膚的行為。數千年來,收集者一直是人類文明中可怕的寄生蟲。

收集者的身體是由不同器官、四肢和骨骼拼湊而成的,他們沒有一個部件是屬於自己的。當器官開始衰竭時,收集者就會移除受損、患病或老化的器官並用一個「捐獻者」的健康器官來替換將其替換。這種怪異的做法讓收集者近乎永生,因為他們不會出現任何傳統意義上的衰老——這些收集者已經有數百年甚至一千年的歷史——只有當他們被獵殺或當他們無法替換關鍵的器官時才會死去。由於收集者幾乎從不冒險離開城鎮,因此總會有不知情的民眾為他們供應新鮮的器官。

本文為【怪物之頁】的其中一本資源書,它介紹了收集者這種怪物,揭示了他們的秘密和起源以及在茹爾的現狀。使用【悚怖寄生】中的資源和規則可以幫助GM讓收集者變得更加可怕危險。

收集者的起源

很久很久以前,一群貴族、牧師、富商和其他有權有勢的精英組成了一個秘密結社,其目的是擴大他們的個人財富和權力。雖然秘密結社的氛圍總是十分放浪,成員們享受著無盡的珍饈、美女、毒品以及其它違禁物品,但他們對其他人來說相對無害。然而這個秘密結社被徹底改變了。一名連收集者都早已不知道其名字的成員在一次探索北境荒野的短途旅行結束後帶回來了一個奇怪的神像和一種異端信仰。

這位「救世主」通過布道和欺瞞說服了其他成員一起信奉新的神明,以便將其餘的人類從文明和道德倫理的束縛中解放出來——神明也開始向信徒饋贈恩惠和寶物,讓他們變得更富有、更強大、更墮落。

這個秘密結社很快就陷入了日益墮落、暴力和腐朽的儀式之中。隨著時間的推移,儀式性的同類相食成為了常態,獻祭者的皮膚被當做衣物,器官被當做飾品。然而當喪失理智的信徒開始請求邪惡的神明摧毀並收集這片土地上的其他舊神,將其作為節日盛宴和娛樂活動時,他們的迎來了滅頂之災——一個或多個舊神在聽到信徒的請求之後被激怒了。

血肉詛咒

沒有人知道確切的時間,但舊神的可怕詛咒的確降臨到了這個秘密結社的身上——一個永遠只剩下肉體和軟骨的詛咒,就像他們曾經對獻祭者所做的那樣,這個秘密結社被已經遺忘的神明放逐、摧毀並徹底剝奪了他們的權力。此外,這個秘密結社的每一個成員(准確的說是邪教)發現他們不能再以任何方式感受知覺——沒有疼痛、沒有愛撫、沒有風吹雨打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對自己身體內部變化的敏銳感知——每一次心跳都是胸腔里明顯的砰砰聲,每一次呼吸都是膨脹收縮的機械運動,每一口食物在腸胃中溶解、吸收、排出時都可以被准確覺察。秘密結社的成員可以敏銳的意識到器官的衰竭,舊神的詛咒加速了這一現象,他們也停止了傳統意義上的衰老。

除非因外傷或疾病而受損,否則收集者的器官會在幾個月後自動萎縮並停止工作。皮膚在六到九個月後開始剝落分解,骨骼則需要每一到兩年更換一次。極度偏執的收集者會花費大量的時間跟蹤新的目標,伺機摘除他們的內髒並增加自己的藏品以確保隨時都有可供替換的部件。

惡毒的方案

整個秘密結社因為舊神的詛咒而分崩離析,一些成員漂泊到了其它的城市。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發現了解決困境的「方案」——從健康的活人身上獲取器官並移植到自己的體內。收集者習慣了疼痛,他們變得擅於切開自己的胸腔,移除患病或受損的器官並把新的器官移植進來。所有更換身體部件的行為都不會導致收集者因失血而休克或死亡(這是詛咒的另一個奇怪的副作用)。

為了完成器官移植,收集者必須使用從仍然活著的受害者身上摘取器官。從屍體上獲取的器官會立即產生排異反應,這將導致收集者感到不適和各方面能力的下降。隨著時間的推移,收集者學會了怪異而令人厭惡的鍊金術來保存他們的藏品——一個收集者的巢穴內排布著許多裝滿內髒、牙齒、肌肉和皮膚的玻璃罐,這些部件全都浸泡在赭石色鹽液或亮綠色的有毒液體中。

拼湊的血肉

每一個收集者都會有自己獨特的變化,他們在進行了幾個世紀的實驗後獲得了新的能力——使用非人類的器官或能夠掌握魔法的受害者的器官。雖然每一個收集者都保留了人性(更好的融入人群),但沒有兩個收集者是一樣的,不同的皮膚碎片被縫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疤痕和縫線構成的網絡。收集者的兩條腿可能不一樣長,走起路來像是個奇怪的跛子。不對稱的手臂從不匹配的肩膀上垂下,手臂的末端連接著不同形狀的手指。

收集者對隱藏自己的行為達到了近乎病態的狂熱。為了促進癒合並使新的器官保持在原位,收集者經常用繃帶和破布包裹他們的身體。無論天氣和溫度如何,他們都會穿上厚重外套、手套和帽子以融入附近的社區。如果被其他人詢問,收集者就會撒謊,他們經常說自己是可怕的火災或野獸襲擊的倖存者,為了使外表得體才這樣穿著打扮。

混合的個性

當收集者成功移植一個身體部件時所獲得並不僅僅是血肉或骨骼。受害者的記憶和人格碎片也會隨之湧入。雖然收集者總能保持他們的自我意識和個性,但每一個新的身體部件都會導致收集者增添一些新的行為舉止、怪癖、品味和缺陷。收集者很久之前就學會了如何處理他們性格上的轉變並開始享受這種變化——體驗他們從未經歷過的記憶,忘記他們的起源。收集者在許多方面表現得並不像單一的生物,而是多個生物的集合體。收集者會用復數來稱呼他們自己,在交談中使用「我們」和「我們的」,收集者的語言經常表現出不同的口音、性別甚至明顯的年齡差別。

這種轉變還有一個額外的副作用:收集者除了一些模糊的片段之外,無法回憶起自己的真實起源或來自遙遠年代的經歷。他們已經成為了活在當下的生物,腦子里只剩下了狩獵和生存下去的欲望。

少而致命

只有收集者知曉他們這個群體的總數,但目前仍然存活的收集者並不算多,因為他們非常依賴鮮活的受害者。收集者很少會冒險離開城鎮或城市,他們聰明且狡猾,很清楚如果一個地方出現大量的殘缺屍體會引來針對性的調查。一個小城鎮最多能供應一到兩個收集者,即使是最大的大城市也只能榮奶十幾到二十個收集者。

收集者有著近乎瘋狂的領地意識,他們會劃分特定的區域或地點並將自己視作那里的主人——沒有明確的許可或達成交易,其他的收集者不能在有主人的領地內尋找目標。經常違反規矩的收集者會被追殺,他們偷獵得來的身體部件會被扯掉並丟棄。

血肉之城,屠場為家

收集者依賴人形生物為他們提供生存所必需的身體部件,他們很少離開自己居住的城市或城鎮的邊界。收集者擅長尋找隱蔽、被遺忘或不引人注目的地方並藏匿起來,通過移植器官來練習他們骯髒的外科手術和實驗技術。收集者更偏愛垂死者的哭喊聲或血腥味不會被其他人注意到的地方——肉鋪、療養院、醫院的下面,下水道或遺忘的地下室。膽大的收集者可能會在村莊的近郊建立一個秘密巢穴,獵食那些離守衛太遠或與大人走散的孩童。

如果收集者認為自己必須逃離某個城市(被對手驅逐出領地或逃離憤怒的民眾),他們更喜歡登上擁擠的船隻,船上的旅行者可能會偶爾死於「意外落水」,收集者則會在船隻的最底層摘取受害者的器官。一旦收集者到達新的城鎮或城市,他們就會迅速在最骯髒、最危險的街區里建立新的巢穴,那里的屍體通常會無緣無故的失蹤。

器官的集合

收集者的生命中只有一件事——尋找合適的身體替換部件。隨著收集者年齡的增長,即使是從年輕健康的受害者身上摘取的新鮮器官也會在幾個月內開始分解,因此他們需要不斷更換新的器官,這樣的循環永無止境。

收集者不用黃金來衡量財富,而是用儲藏的器官打消和種類來衡量財富。收集者社群——主要在黑暗隱蔽的場所進行聚會的小團體,收集者會在這里進行身體部件的交易。在競標開始之前,一個個被浸泡的器官、肢體、眼球、皮膚等身體部件的罐子被四處展示——收集者會以硬幣、情報、割讓領土或其它常見的支付形式來購買這些罐子。

詛咒的後裔

近年來收集者的數量正在急劇減少,但逐漸達到了一個相對穩定的而水平。目前仍然存活的收集者中有一半來自最初的秘密結社,其餘的都是相對而言的新成員。通過反復實驗試錯,收集者發現他們可以通過兩種恐怖的方式來製造新的收集者。

第一種方式是當好奇、無聊或進行實驗的收集者將他們衰竭受損的器官(在從受害者體內取出健康器官之後)移植到受害者的體內時發現的。在極其罕見的情況下,受害者不僅會存活下來,而且還會在接下來的幾周時間內經歷難以忍受的痛苦並逐漸轉變為收集者。大多數老收集者會被好奇心驅使,以可怕的方式來撫育這些新的收集者,教導他們關於詛咒的只是和尋找目標的最佳方法。當然新的收集者很快就會被老收集者趕出城市,以免他們成為自己的競爭對手。

第二種更恐怖的方式是收集者通過殺害孕婦並將她仍然鮮活的腫脹子宮移植到自己的體內來繼續孕育嬰兒。這種做法的嬰兒存活率只有百分之一,收集者必須將死去的胎兒從身體中取出。盡管困難重重,但少數「寄生懷孕」還是成功了,以此方式誕下的孩童在青春期之前看起來健康正常,到了青春期,收集者的詛咒就會顯現,殺戮和移植的循環將再次開始。這些收集者的「後代」與其創造者和其他收集者有一種本能的聯系,這會使他們成為非常忠誠的僕人。由於性別對於收集者來說是一個毫無意義的概念,因此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會嘗試這一過程,幾乎每個收集者都在他們受詛咒的漫長生命中嘗試過誕下「後代」。

收集者的救世主

收集者幾乎不會秉持任何信仰,因為他們自己的邪惡神明在很久以前就被復仇者擊敗,但也有一些收集者持有一種相對較新且扭曲的意識形態。這些收集者認為他們可以通過從生者身上收集和移植身體部件來變成一個「完美的存在」,消除舊神的詛咒,再次成為一個活生生的正常人類。然而這些「門徒」中沒有一個人清楚什麼是創造「救世主」的正確方式。一些收集者認為只有牧師的器官才會起作用,而另一些收集者則認為純潔無罪的孩童器官才是正確答案。極少數收集者認為解決之道在於人類的血肉和骨骼之外——獵殺精靈、矮人和怪異的生物以收獲他們的「饋贈」並創造出新的東西。到目前為止,這些實驗已經取得了某些不可思議的成果,但目前為止仍然沒有收集者聲稱這種完美的存在已經出現。

特化收集者

每一個收集者都是內髒、肌肉和骨骼的獨特集合體,因此他們有各種各樣的形態。熱衷於實驗和冒險的收集者可能會用非人類的身體部件做實驗,這種做法偶爾會給予他們特殊能力,即使會有縮短壽命的風險。

額外器官

一些收集者掌握了如何在他們的體內移植額外的器官。這將讓他們變得更快更強,更難以被殺死。不過為了保持血液能夠支持這些額外器官的運轉,收集者的精神敏銳度和注意力會有一定的下降。

灌注

收集者發現他們在反復移植魔法使用者的器官後激發出了自己潛在的魔法能量。無論這些器官的主人掌握哪一種傳承,被注入收集者體內的魔法只會賦予他們轉化傳承的法術。此外這種非自然的法術獲得方式會使收集者在於魔法能量糾纏時消耗他們的體力和協調能力。

典型收集者

由於收集者的身體是由數十或數百名受害者的身體部件組成的,因此他們有著近乎無數的變種。這些變種與亞種關系不大,因為他們來自於偏好、實驗以及器官和血肉的實用性。收集者認為自己是解剖的專家和鑒賞家,他們全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皮肉裁縫

厄斯的城市和城鎮里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肉體。不同文化、派別和種族的生物混雜在一起,每一個居民都有其獨特的外表。某些收集者變得痴迷於收集受害者的肉體,就像一個虛榮的貴族沉溺和煩惱於添置各種各樣的華服一樣。皮肉裁縫是完美的跟蹤者,他們會殺死「看起來有趣」的目標並將他們的皮膚剝下來。

皮肉裁縫會將這些受害者的「最佳」特徵縫合在一起以製作出一件拼接起來的皮套,然後他們會帶著令人作嘔的驕傲將其穿在身上。皮肉裁縫殺死年輕漂亮的人類女性可能只是為了獲得她的鼻子,殺死一個妖精可能只是為了切下一隻獨特的耳朵並將其加入不斷「進化」的血肉皮套之中。

與大多數收集者不同,皮肉裁縫會避免使用武器,他們會用手術刀般的利爪剝開目標的皮膚。只需輕輕一撫,受害者的皮膚就會以可怕的方式從身上剝落並被收集起來——在皮肉裁縫的襲擊中倖存下來的人通常會變成殘廢。

皮肉裁縫會將他們的身體隱藏在厚重的衣服下面,唯獨臉露在外面。皮肉裁縫會根據心情每個月更換臉上的皮膚。實際上他們通常會攜帶一到兩張備用的臉(保存在化學毒液的瓶子里),皮肉裁縫幾分鍾內就可以完成換臉,改變自己的外貌並在受到懷疑時偷偷溜走。

皮肉裁縫說高等秘奧語。

譯介丨《魔王之影》世界設定:悚怖寄生

酗液者

雖然所有的收集者都必須通過手術來移植活體器官,但有少數收集者在血液、膽汁、痰以及其它體液的醉人味道中找到了特別的樂趣。隨著時間的推移,酗液者在吸食受害者的體液時會沉迷於這種獨特味道,他們甚至會痴迷於通過榨乾受害者所帶來的力量。

酗液者和吸血鬼一樣擁有長而利的尖牙,他們會用這些尖牙來刺穿受害者的皮膚並吸乾其體液——不只是血液。收集者不是吸血鬼那樣的死靈生物,受害者也不會感覺到這個致命之吻帶來的恍惚沉醉。當酗液者用尖牙深深扎入受害者的體內時,他們會吸取幾夸脫(可視為一升)的液體,受害者會在恐懼和極度痛苦中掙扎和呻吟中被迅速榨乾。酗液者的身體在吸取體液時會膨脹變大,富含體液的脂肪會從衣服中溢出來。

一個月沒有飽餐過的酗液者就像一個身材非常高大,神形憔悴的人,他們有著斑駁的蒼白皮膚、凹陷的眼窩和尖銳的五官。然而當酗液者吸取受害者的體液時,他們就會長出玫瑰色的肉褶、膨脹的腹部和搖擺的下顎,其腰圍也會翻倍。享用完盛宴之後,酗液者會變得充滿活力且歡欣愉悅,有時甚至會有點暈頭轉向。

這種增生的「脂肪」和激昂的情緒會在接下來的幾周內迅速消散,酗液者的脾氣會因此而變得越來越暴躁。因為酗液者試圖融入附近的人群中,就像他們的同類一樣,這種性格轉變意味著酗液者必須退至陰影中尋找獵物,以免不知情的獵物察覺到他們的飢渴並拿起火把和乾草叉。

酗液者說高等秘奧語。

器官竊賊

帝國境內到處都能聽到在小巷和下水道中發現屍體的新聞,這些屍體上還有因摘取器官而留下的空洞。一些人私下議論說有死靈法師或邪教徒,但那些曾經遇到過收集者的人會認出屍體上的空洞出自器官竊賊的邪惡行徑。與其它的收集者一樣,器官竊賊依靠從活著的受害者身上摘除的身體部件來延長他們的神明,然而器官竊賊熱衷於摘取肺、心髒、腎和胃並替換自己總是處於衰竭邊緣的器官。器官竊賊會在黑暗的街道上徘徊,窺視著那些流浪者、醉漢和癮君子,他們會向這些受害者撲去以獲取自己迫切需要的身體部件。

器官竊賊會把他們的身體裹在滿是血污的油布之中,不甚認真地掩蓋自己可怕的真容。器官竊賊會用亞麻布緊緊包裹隱藏在遮蓋物下的瘦削身體,以此來將光滑的內髒固定在他們的體內。器官竊賊還會戴上裝有許多鏡片的精緻頭盔來提高視力,這樣他們就能以更高的精度來摘取受害者的器官。

譯介丨《魔王之影》世界設定:悚怖寄生

竊淚者

收集者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使身體衰敗的詛咒,這種衰敗會使他們的身體各處失去知覺。為了對抗詛咒,收集者們創造了一種由生者的眼淚製成的特殊混合物,這種混合物可以短暫喚醒他們破碎肉體的知覺。為了製作這種靈丹妙藥,收集者需要源源不斷的眼淚,於是竊淚者便開始散播痛苦的災厄並從受害者的眼中挖取甜蜜的淚水。

竊淚者會用老式風格的深色服裝或連衣裙遮住身體。所有的竊淚者會用黑色的鏡片遮住眼睛以掩蓋他們玻璃般的眼睛深處閃耀著的瘋狂光芒。竊淚者會用細長的刀刃刺穿受害者的肉體或眼睛,以此來強迫他們製造珍貴的眼淚。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