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遊戲資訊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 本篇編輯手記的作者是《離線》主編 Cris

2022年的出版計劃仿佛戲台,台上的角兒滿身flag。

一年立志要出四本的離線,今年只出版完成了《離線·重啟試試》這一本。雖說貫徹一年一本精品路線的出版品牌也不在少數,但放在2022年的我們身上就有些讓人難以置信。(畢竟我們手頭還有若干齊清定待出版的選題,有意合作的出版社請一定聯系我。)把這背後的故事分享出來,也算是給這本年刊雜誌做一個收尾總結。

上周在做書首發的《離線·重啟試試》是離線的第七本mook。書名「重啟試試」是離線早期「自產自銷」的一個梗,自然是調侃日常那些漫不經心且多半毫無用處的嘗試。但在做最初策劃時,也就是2020年年中,當時暫用的題目並不是這個,而是「廢墟上的生活」。為什麼要稱那一年之所見為廢墟,不必多言。在我們的策劃文檔里還保留了當時一些混雜的思路: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初步材料整理完畢之後發現,我們的出發點雖然是關注廢墟,但實際更多想要討論的(以及材料引導的)是關於廢墟之後的重建,也必須是重建。因為人類自誕生起,就身處於一個不斷在廢墟之上循環重啟的世界里。那些失去的、毀壞的,雖然值得緬懷,但站在深淵,看向光、為希望搏鬥,才是廢墟指明的方向。我們再次修訂了選題核心: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專題的結構在2020年9月基本確定,規劃了包括自然界、動植物、城市、科技這樣的現實世界,也涉及了遊戲、漫畫、小說等虛構作品。最終出版的內容也未做大的修改,只是用宇宙、人類世界、藝術與文化三個部分把以上內容進行了分類。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釐清了策劃邏輯之後,就進入了約稿階段。熟悉《離線》的讀者可能知道,長文一直是我們的一個特點。但這並非我們刻意為之,而是與每位作者就各自文章溝通之後的共識。《離線》期望,也一直在努力,讓被網絡簡化掉的閱讀重新充盈起來。當然這就給我們約稿帶來了很大的難度和不確定性。3000字和8000字是兩種完全不同類型和能力的寫作。

以這次專題中《重生的城市》為例,前後可能經歷了五種策劃,十篇文章,二十次重寫,一百次修改,才有了定稿。(也請大家一定仔細閱讀本篇!)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本期收錄的十篇文章共7萬字都經歷了不同程度的修訂,待完稿確認時,時間已經來到了2021年的7月。在這十個月間,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疫情控制住了,生活逐步恢復如常。在被樂觀和信心包裹的憧憬中,再去講廢墟的故事,像是那種「讀不懂空氣」的人。我們幾乎想過擱置它,把精力轉向了新選題。此刻回想,我們只不過是在一個巨大的「LOOP」之中,看似向前,卻又隨時要回到原點,又不能停下,重復著重新開始。

「這種循環往復要成為常態了啊。」有點認命,但也不甘心。就在這個當口,我們突然想到了「重啟試試」這個梗,並最終決定以此為這期專題命名。它包含了心態中保留的那一點倔強,同時也有鬆弛的自我暗示。別怕,無論結果,我們都試試。

在完成定稿逐漸接近曙光時,我們沒有預料到這本書還要經歷更多的磨難。出版社審稿當然是第一關。比如《紅絲帶與糖果堆:美國藝術幻滅與激盪的年代》成了重災區,文章涉及同性戀、愛滋病和宗教話題,進行了一輪又一輪苛刻的修改。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稿件修改完又遭遇了北京居家辦公,居家辦公顯然嚴重影響了政府機構的效率。書號申請一直拖延,CIP也因為不明原因被拒。我們在無端的焦慮中等待了兩個月。終於一切手續就緒,新一波的障礙又滾滾而來。印廠被封,囤紙不夠,紙無法進京,換紙,紙出了問題……這還沒有結束。印製事故為此番極端豐富的磨礪畫下了句號。我們不禁感嘆:到底還有什麼是這本書沒經歷的啊!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很難把這一切歸咎為壞運氣,兩年間我們經歷的一切都很難說是壞運氣。只不過一本書的命運在大的洪流面前顯得格外微不足道,但它的誕生過程似乎又和我們本身產生了共振:漫長而艱難,與困難、意外搏鬥,時而敗下陣來,但也沒有真的放棄過。

這也是我們想通過《重啟試試》這本書傳達給讀者和同行的:

這些真實或虛構的場景和故事,是人類的智力與知識、生的意念、勤勞和勇氣、不餒精神的寫照。正是這些特質,讓我們在重建中獲得了更穩固的生存根基和精神力量,以及面對新世界和新生活的信心。

主編手記丨一本以季刊為目標的mook終於熬成了年刊

※ 微信搜索「離線」(theoffline)選購新刊。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