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遊戲資訊 畫師集體起訴AI作畫公司,...

畫師集體起訴AI作畫公司,但結果可能並不如意


沒有標準都是空談。

去年年末鬧得沸沸揚揚的Artstation用戶集體抵制AI事件,一度引起了圈內外的廣泛關注,不難看出,過去一年里AI作畫的發展之迅速,已經讓大部分畫師們對這一技術的態度發生了快速轉變。

畫師集體起訴AI作畫公司,但結果可能並不如意

如今,畫師們對AI的憤怒並沒有隨著離開A站而平息,甚至可能只是剛剛開始。去年十分搶眼的兩大繪畫AI品牌Stability AI和Midjourney,就成為了眾矢之的。

最近,由三位業界小有名氣的畫家牽頭,一些畫師在美國加州對Stability AI、Midjourney以及藝術家平台DeviantArt提起集體訴訟。他們委託的律師名為Matthew Butterick,曾負責過11月的GitHub Copilot集體訴訟(該案指控GitHub Copilot侵犯了GitHub眾多程式設計師的版權)。

本次指控聲稱,以上這些AI工具使用了LAION-5B數據集進行培訓,其中包含了上億張受版權保護的圖像副本,而這些所謂的開源內容,其實都未經原創作者的同意,更罔論對原創作者的補償。

而在畫師們的起訴中可以看到,這些作畫AI都利用各自的成果,開發了自己的付費應用程式,例如Stability AI推出的DreamStudio。這對於原本就受到沖擊的原創作者而言更是不可接受的。

畫師集體起訴AI作畫公司,但結果可能並不如意

目前按照律師事務所在訴訟中的指控,這些AI工具侵犯畫師版權,違反數字千年法案及平台服務相關合同,更是違反了加州反不正當競爭法。

聽上去畫師這邊占盡道理,但不少人對他們的這次起訴的結果都表示並不看好。該案委託律師Matthew Butterick在自己的Blog網誌中曾表達過自己對於AI作畫涉及的不合理之處的看法,在集體起訴的新聞引起關注後,一些支持AI作畫的用戶翻出了這篇Blog網誌,對這篇文章進行了「審判」,有人甚至逐字逐句對文章概念進行了反駁和糾錯。

畫師集體起訴AI作畫公司,但結果可能並不如意

比如,Matthew Butterick聲稱AI工具是「侵犯藝術家權利的21世紀拼貼工具」,而實際上從更准確的角度來說這只是情緒化的說法。還有人指出,想要證明藝術家的作品遭到抄襲和拼接,需要有足夠多的證據,而面對AI作畫的作品而言,即便能進行比對測量,恐怕也很難達到一個足夠引起法律重視的標準。

更有人認為,畫師們只會對一些較小的AI工具「重拳出擊」,卻不敢正面面對Google、微軟這類AI模型同樣可能涉及侵權的網際網路大企業。

但無論哪一方有理,這樣的案件出現都可以說是必然,畫師和AI作畫之間或許終究需要尋找一條更清晰的界限。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