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遊戲資訊 《鬥陣特攻》聯賽隊伍因低收...

《鬥陣特攻》聯賽隊伍因低收入向聯賽開始集體談判程序

據記者 Jacob Wolf 報導,多支《鬥陣特攻聯賽(下稱OWL)》隊伍由於多年的高運營成本和令人失望的收入之後,已經聘請了一家英國律師事務所開始了針對聯賽的集體談判程序。

《鬥陣特攻》聯賽隊伍因低收入向聯賽開始集體談判程序

聘請的Sheridans 事務所是一家專注於媒體和技術的律師事務所,在傳統體育和電子競技領域都有經驗。這家律師所將代表數支隊伍與聯賽談判,談判的目的是讓隊伍獲得某種形式的經濟減免,以促進隊伍的可持續性發展。

在過去的六年中,每支隊伍在特許經營方面花費了750萬至1000萬美元,每年用於維持隊伍的運營成本超過100萬美元。對於一些隊伍來說,這意味著他們在一個收視率低迷、看不到盈利前景的聯賽上花費了1600多萬美元。

《鬥陣特攻》聯賽隊伍因低收入向聯賽開始集體談判程序

自2019年流行的疫情從根本上改變了2020年聯賽的結構,各支隊伍之間關於採取集體行動的討論已經持續了數年,許多隊伍已經向聯賽游說投訴。但消息人士稱,集體組織的決定是最近才做出的,由多倫多捍衛者隊的母公司 OverActiveMedia領導。

雖然 OWL 的運營成本低於其他電子競技聯賽,如LCS,但 OWL 擁有有史以來最高的特許經營權。據ESPN報導,在第一賽季之前加盟的12支隊伍,每支隊伍都需要在承諾時間內支付2000萬美元的特許權使用費。第二賽季的價格則擴展到從2700萬美元到3500萬美元不等。

《鬥陣特攻》聯賽隊伍因低收入向聯賽開始集體談判程序

雖然受疫情影響,多支隊伍獲得了美國PPE(工資保護計劃)貸款,動視暴雪也推遲了後續款項支付,並將所有20支隊伍席位費降價至1600萬,但目前每支隊伍還欠款600-750萬美元。

休斯頓神槍手隊母公司 Beasley Esports 的營運長 Lori Burgess 在1月16日接受采訪時提到了公司在 OWL 的收入和虧損狀況。隊伍每年支付給一些隊員超過20萬美元的薪水,盡管有140萬美元的收入(主要來自廣告銷售),但隊伍依舊處於虧損狀態。

來自聯盟的收入分成也處於歷史最低水平,因為在其聯賽官網上沒有顯示任何贊助商,並且自秋天與油管的媒體協議到期以來尚未簽署任何重大媒體版權​​協議。

《鬥陣特攻》聯賽隊伍因低收入向聯賽開始集體談判程序

由於2021年7月和8月,加州監管者因為性騷擾和性別歧視起訴動視暴雪後,聯賽就陸續失去了贊助商,包括可口可樂、家樂氏、品客、State Farm和T-Mobile等品牌,其中在2021年至2022年賽季期間失去了Xfinity,其姐妹公司 Comcast Spectacor 擁有首爾烈火隊(前身為費城融合隊)。

《鬥陣特攻》聯賽隊伍因低收入向聯賽開始集體談判程序

像 OWL 團隊高管所說,「電子競技正經歷寒冬」。為維持運營,許多電競團隊大規模裁員,並大幅削減支出以減少消耗。同時廣告費用也在減少,原因是以電子競技為中心的廣告活動的產品轉化率很低,品牌商質疑在電子競技上的支出價值。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