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遊戲資訊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本文對《Flowers》系列遊戲存在大篇劇透,請未體驗過《Flowers》系列遊戲的讀者酌情觀看。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正如百度百科上的介紹,在《戀獄月狂病》打出名氣,《殼之少女》系列打響品牌之後,Innocent Grey這個成立於2004年的日本成人遊戲品牌公司在遊戲圈內和「獵奇殺人」畫上了等號。

Innocent Grey的成員很少,基本以每年精打細磨一部作品的節奏進行遊戲開發。2013年2月8日,該社當家作品《殼之少女》系列第二作《虛之少女》發售。第二年的4月18日,《Flowers》系列的第一部《Flowers -Le volume sur printemps-》(以下簡稱Flowers春)問世。

與許多玩家事前猜測的不同,《Flowers春》雖然保留了該社慣有的民俗神話、懸疑推理等元素,卻並無獵奇殺人場景。憑借該社董事長,畫師杉菜水姬出色的美術指導和MANYO的音樂,以及劇本營造的夢幻氛圍,遊戲一經推出便受到了如潮好評。

「遊戲啟動後,請暫離現實,享受少女們甜美的百合世界」,遊戲開機畫面顯示的話語生動真實地描述了遊戲的實際體驗。《Flowers》系列脫胎於百合名作《聖母在上》,故事在許多設定上參考了這部百合界的經典有著心靈創傷的少女白羽蘇芳自某事起而閉門不出,有一天希望交上朋友的她來到了有著特殊的「Amitier(友情)」制度的教會學校聖彗星蘭學院,在這所被高牆與森林所圍繞的學校結識朋友,收獲充滿了懸疑、友情和高強度友情的日常。

體驗過《Flowers春》的玩家都能體會到,遊戲有些倉促的結尾透露出主創團隊對遊戲是否要製作續作的曖昧態度。《Flowers春》的成功打消了Innocent Grey的後顧之憂,《Flowers》系列也在之後三年每年推出續作,最終形成了包含了「春夏秋冬」遊戲四部曲為主、發售的廣播劇和CD為輔的《Flowers》系列作品。

「於少女們的花園綻放,淡淡的,戀之花」,在《Flowers春篇》的悲傷之後,《Flowers夏篇》和《Flowers秋篇》講述的故事都緊貼著這句宣傳語。筆者看來,這句話可謂是對《Flowers》系列的主旨最好的闡釋。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然而在《Flowers夏篇》《Flowers秋篇》的成功之後,發售於2017年9月15日的《FLOWERS – Le volume sur HIVER -》(以下簡稱《Flowers冬篇》)卻遭遇了口碑滑鐵盧。最直觀的STEAM評測里,《Flowers春篇》《Flowers夏篇》得到的評價是「好評如潮」,《Flowers秋篇》得到的 「特別好評」則是受到評測數量所限,評論區清一色的都是贊美,僅得到了4個差評。而《Flowers冬篇》雖然也得到了「特別好評」,差評數卻多達53個,評論區充滿了對本作劇情的不滿和遺憾。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Flowers》系列就像Innocent Grey的其他系列作品一樣,有一個驚艷的開頭,卻沒能給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結尾。筆者本人於2022年體驗了《Flowers》系列遊戲,為該作品夢幻的氛圍和細膩的感情描寫深深打動,對《Flowers冬篇》這一結局深表遺憾,特此撰寫此文試圖在盡量不改變原作內容的基礎上重寫《Flowers冬篇》的劇情,試圖為白羽蘇芳的故事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一、《Flowers冬篇》到底差在了哪里?如果你問一名《Flowers》系列粉絲這樣的問題,會得到各種各樣的答案,但其中不會出現對音樂、美術的抨擊。《Flowers冬篇》的問題,就是劇情的問題。玩家對該作劇情的抨擊涵蓋了人物形象連環塌方、主線謎題結果可笑、人物關系曖昧不清、故事節奏把握不准等多個方面。

如果是從未玩過《Flowers冬篇》的玩家,看到其他人的抨擊或許會認為《Flowers冬篇》一無是處。而筆者個人認為,《Flowers冬篇》出現的種種問題,其實都存在著一個根本原因

《Flowers冬篇》的失敗根本原因在於整個系列幾乎沒有對主線劇情有過認真合理的設計或因為不明原因放棄了原本設置的主線劇情。《Flowers冬篇》又不願意正面對這個問題提出解決方案,最終給出了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結尾,導致了作品的失敗。

《Flowers》系列的主線是女主角白羽蘇芳來到聖彗星蘭學院結識朋友,收獲感情,尋找自己失蹤的戀人匂坂真由理的故事。在《Flowers春篇》中,白羽蘇芳確定了和匂坂真由理的感情,並在故事結尾收到了匂坂真由理退學的消息,從此踏上了尋妻之路。

白羽蘇芳尋找戀人匂坂真由理的過程,是整個《Flowers》系列的主線劇情。即使在以八重垣艾莉卡和八代讓葉為主角的《Flowers夏篇》和《Flowers秋篇》中,白羽蘇芳的故事仍然占據了一席之地。

令人驚訝的是,對於貫穿整個系列的核心謎題匂坂真由理到底去了哪里,為什麼不告而別?Innocent Grey似乎無意解答,前作劇情中只是旁敲側擊地暗示背後有神秘力量作祟。當玩家們看到《Flowers冬篇》封面上赫然畫著消失已久的匂坂真由理時,懷著激動的心情打開《Flowers冬篇》時,得到的卻是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答案

匂坂真由理哪兒也沒去,她根本沒退學,她去照顧聖彗星蘭學院的學院長了。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這個謎底不僅不能服眾,本身就造成了人物形象的崩壞。痴情的白羽蘇芳成了大冤種,溫暖和藹的黛莉亞教諭成了欺騙小姑娘的壞人,匂坂真由理變成了為了升學不擇手段的渣女,學院長成為潛規則女學生的慣犯。

更糟糕的是,在揭秘這一炸彈般的謎題的過程中,Innocent Grey還造成了《Flowers秋篇》主角組八代讓葉和小御門奈莉乃的形象塌方、白羽蘇芳和《Flowers夏篇》主角八重垣艾莉卡感情不清不楚、系列重要人物花菱立花感情線混亂等問題,可以說除了和主線關聯不大的沙沙貴姐妹和考崎千鳥,大多數人物的美好形象都在冬篇出現了裂痕。

整個作品中更為瘋狂的當屬遊戲的設計和壞結局,遊戲的一周目的真結局是蘇馬兩人在學院長的威壓下分手。壞結局只能用胡說八道來形容,分別是蘇芳暈倒了3年,不吃不喝卻保持著生命跡象,醒來後再次入學,遇到了真由理。以及蘇芳和立花成為了學院的修女,兩人在學校里住了下來,卻一直沒見到真由理。後者如果說還能以真由理畏罪潛逃來解釋,那前者只能說是個【主角從精神病院床上醒來】一般的結局。

《Flowers春篇》設下了一個蹩腳的主線謎題,擱置了謎題的《Flowers夏篇》《Flowers秋篇》都給出了美好的百合戀愛故事。可該來的總會來,不得不面對主線謎題的Innocent Grey並沒有提高對解題的重視,失敗的解答和可笑的謎底釀成了一場慘烈的連環車禍,給這部百合遊戲的天花板作品蒙上了一層揮之不去的陰影。

下一章,筆者將會從製作組的角度出發,立足於《Flowers冬篇》還未開始製作的時間點上對《Flowers冬篇》的劇情進行改寫。二、《Flowers冬篇》改動思路 筆者的《Flowers冬篇》改動思路建立在「我上我也行」的基礎上的,即在不改變《Flowers》系列前三部作品的基礎上該如何設計《Flowers冬篇》的劇情。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在開始設計之前,還必須回答遊戲主線的核心問題,即匂坂真由理到底去了哪里,為什麼不告而別?

筆者給出的答案是

匂坂真由理退學事件是因為女同性戀一事敗露,捲入了政治風波,在父親授意下由家族血親聖彗星蘭學院的擁有者巴斯奎亞家族辦理了假退學,並在學院長的庇護下度過了夏季和秋季。

在討論這一設定之前,筆者必須要提出一點對遊戲本身的質疑。《Flowers春篇》劇情中就出現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橋段:花菱立花以公開真由理女同性戀的身份強迫白羽蘇芳和自己公開交往。這一前後矛盾的劇情不僅破壞了花菱立花的形象,更因為前後矛盾而飽受詬病。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Flowers春篇》故事的結尾,匂坂真由理的不告而別前鋪墊了大量關於「不純潔交往」之類的背景劇情,遊戲的結尾更是出現了「對不起,我喜歡上了你」這樣的字樣。這一切證據都指向了教會學院對同性戀的不包容造成了真由理的退學。《Flowers冬篇》的謎底卻與女同性戀毫無關系,甚至隻字未提。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這一十分詭異的前後割裂給筆者提供了創作空間。其實,「因為宗教原因導致退學」是最合適的謎底。

在確定了基本謎底的基礎上,筆者認為還還有一些地方需要調整。

第一,花菱立花和石路千佳的感情戲應該有結果。花菱立花、匂坂真由理、白羽蘇芳的三角感情戲在春篇就為人詬病,《Flowers冬篇》給出了對立花產生了好感的新人物石路千佳(雖然她是在《Flowers秋篇》登場的),應該給花菱立花一條圓滿的感情線。

這樣做的目的有二第一,確定花菱立花的戀愛歸屬,讓「三人行」的感情被確定為女生之間的友情,否則在立花沒有戀愛歸屬的前提下,Amitier三人組的活動會顯得十分曖昧。第二,花菱立花在春篇的強迫戀愛劇情被許多玩家詬病,形象也遭到了很大破壞。有必要通過一條感情線,改善花菱立花的形象。

第二,敘事結構必須大改。《Flowers冬篇》的敘事採取了雙線敘事,除了作為主視角的蘇芳,還有關於紫苑·巴斯奎亞和貴船紗由理的追憶。對於冬篇大量需要解釋的問題,雙線敘事完全不足夠給出必要的解釋。筆者認為應該會加入花菱立花和匂坂真由理的回憶,來補全春篇的背景故事、立花的戀愛線以及匂坂真由理在被幽禁期間的故事。

第三,敘事節奏要加快。前三部遊戲因為要處理的現實問題並不算復雜,所以敘事節奏保持了一個慢悠悠的狀態,讀書、喝茶、做美食,描述了悠閒又美好的學園生活。而《Flowers冬篇》相較前三作,敘事任務量有了極大加重,在這種情況下再花費大篇幅去描述看書喝茶這種日常就顯得十分拖沓且破壞故事觀感——這一部不是日常戀愛故事,她應該是懸疑探案故事。敘事節奏的過於拖沓,導致靈魂人物匂坂真由理在闊別玩家兩年,闊別蘇芳將近一年(遊戲內時間)之後,竟然只有短短的兩章劇情,甚至沒有多少和蘇芳的兩人發糖日常。女主角的戀愛故事只有故事沒有戀愛,這讓玩家如何滿意?

在這一點上,前一作《Flowers秋篇》的操作就十分值得參考。《Flowers春篇》因為是故事剛開始需要交代設定,有很多需要塑造氛圍感的地方,再加上人物需要慢慢積淀形象,節奏比較緩慢。《Flowers夏篇》本身敘事任務輕,不需要怎麼講白羽蘇芳的事情,就是純粹的講艾莉卡和考崎千鳥相愛的故事。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Flowers秋篇》比較激進,又要講好老夫老妻捅破窗戶紙還要背叛教義私奔,還要穿插八代讓葉跟蘇芳交接任務的事情,還要講蘋果姐妹的事情,敘事任務很重。但是《Flowers秋篇》的結果玩家也看得到,人物完成度都很高,前兩部的人物都照顧到了,感情線也比較自然。

相比夏篇相對比較獨立的夢幻戀愛譚,秋篇在全系列中可以說是頂樑柱一樣保持了浪漫和寫實的平衡,以一個比較正常的節奏把前後作串聯了起來,保證了系列主線(蘇芳尋妻)和本作主線(金銀之愛)都有充分的敘事空間。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再插一句題外話,《Flowers春篇》的編劇工作由鈴鹿美彌和志水はつみ兩人擔當,之後三部作品均為志水はつみ一人擔綱編劇。志水在撰寫細膩情感上很有心得,但在面對復雜故事時顯得有心無力。在前作中為了營造文藝浪漫的氛圍,人物的台詞會高頻率用典,《Flowers夏篇》《Flowers秋篇》中的用典都極大的提升了作品的觀感,營造了獨特的夢幻氛圍,而在《Flowers冬篇》中,要面對錯綜復雜的現實難題,人物台詞里的大量用典就顯得尤為突兀。

接下來,筆者將逐章講述自己的改動思路和改良後劇情,並對一些比較關鍵的部分會有進行詳細描寫。

《聖彗星蘭最強の女&図書館の妖精參上!白羽蘇芳學院制覇伝説》 三、《Flowers冬篇·改》序章

序章不需要大的改動,蘇芳還是要到達燒毀的舊聖堂,真由理要望向窗外,但是要給後面的劇情留下鋪墊和線索,一定要暗示真由理也是有苦衷的,原作劇情里無效拖沓的地方太多,很多可以利用上的敘事機會沒有把握到,這里就是一處。

故事開始

在茫茫的雪色中有一座小木屋,白色褪去後,一張令人懷念的面孔出現在窗後,那正是《Flowers》系列的粉絲們和白羽蘇芳想念了好幾作的匂坂真由理。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真由理望向窗外,回憶起了過去一年的一切。自己愛上了立花,卻意識到了自己的愛是錯誤的,最終發現自己喜歡的是蘇芳。真由理內心感到自己經歷的一切是多麼混亂,而這片混亂的遺產就是她內心的矛盾真由理希望蘇芳還記得她,因為她意識到自己和蘇芳在一起才是好的,而另一面,真由理希望蘇芳忘了她,因為她現在做的一切只是為了讓蘇芳幸福。

【這里當然是有暗示真由理有自己的苦衷,也對蘇芳有實際行動表示的愛。但是蘇芳遭受的痛苦是真實的,所以也得給真由理打一耙子。話不能說的太過分,就用「幼稚」帶過去好了。】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漫天的風雪之中,一位烏發少女面對著白石十字架。

「巴斯奎亞。」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墓碑上赫然刻著這樣的名字,再三確認後,一個問題自然而然出現在白羽蘇芳腦中。

「八代讓葉到底想向我傳達些什麼呢?」

女人的直覺告訴白羽蘇芳,八代讓葉給出的關鍵不是舊教堂,而是模仿這個十字架的墳墓。

觀察完了那段墓誌銘,白羽蘇芳接著用顫抖的手,將刻有巴斯基亞的姓——用雪鏟除隱藏著的『名字』部分的雪掃去,一個名字出現在眼前

「紫苑·巴斯奎亞」

序章完

四、《Flowers冬篇·改》第一章 惡魔與深藍的大海之間

本章節需要改動的部分不大,關鍵在於蘇芳和真由理夜半相會的劇情進行改編。

原版劇情中,白羽蘇芳和匂坂真由理的夜半相會完全是一個機械降神事件。白羽蘇芳晚上突然想回到自己找到匂坂真由理畫作的地方看看,然後僅靠著第六感就感覺到了牆另一邊的真由理,這完全不符合邏輯。筆者將原版劇情中,八代讓葉寫信向黛莉亞告密的事件用來解釋這一場景。

同時,真由理和蘇芳隔牆相會的劇情也令人不解。遊戲到最後也沒有描述真由理是怎麼夜半到達美術室隔壁的教室的,筆者給出的解釋是學院記憶體在暗道。這和《Flowers秋篇》中黛莉亞教諭夜半突然出現在活動室也能吻合。

第三,真由理和蘇芳的再次見面,原版劇情中真由理只是輕描淡寫的希望蘇芳忘了自己。對尋找了自己整整兩季的戀人,真由理的反應過於冷淡,形象也變的很渣。因此需要添加真由理表達了內心對拋棄蘇芳的悔恨和自責,後面還需要說我太醜陋了我配不上你的愛之類的發言。這樣才能安撫玩家的情緒。

由於「聖母的腳下踩有蛇」這一線索的推理和信息來源極大的破壞了金銀組的人物形象,影響了故事節奏,故作者將該線索移到第一章。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學院祭結束數日之後,學院方面轉讓了八代讓葉,還有小御門奈莉乃從學院辭職的消息,年底就要到了。兩個人毫無預兆地離開了校舍,在校園內引起了震動。

失去了這兩位無比重要的友人,蘇芳感到心靈的空洞越來越大。就在這空洞被悲傷之風穿過,振動著心靈時,友人的紅茶喚醒了蘇芳內心的鮮活。立花泡好了紅茶,大家嬉鬧著讓蘇芳戴了立花的眼鏡。美食、打鬧沖散了悲傷的情緒

進入了寒假,許多學生回家之後,學院顯得無比空曠。白羽蘇芳開始了對紫苑·巴斯奎亞的調查。通過寫有學院大綱的內容,蘇芳尋覓著有關教師的信息,在閱讀了各學科的指導教師名冊,學院長、副學院長以及各科主任的班級的信息都查了一遍。現任教職員除了黛莉亞之外沒有姓巴斯奎亞的人,經過推測,蘇芳認為有姓巴斯奎亞的教師從年齡來看最有可能是黛莉亞教諭的養父。

第二天的調查,蘇芳從年齡入手。得到了明治四十一年,學院長名為【淡島椿】的信息。一抬頭,立花就在面前。蘇芳聲稱自己作為會長要多了解學院的信息,兩人看了幾個小時歷史檔案,沙沙貴莓來找立花讓她來跟合唱部的人對接工作——失去了小御門的合唱部目前只有外間瑞希在領導工作。

立花離開後,八重垣艾莉卡給蘇芳帶來了外賣,在用餐的時候,蘇芳順便問了關於【博愛的幻人】的知識。八重垣艾莉卡說了這是西藏的一個傳說,是修行者在身體到達極限時看到的幻影。兩人又提到了類似《閃靈》里幻想朋友的事情。

第三天,蘇芳仍然一無所獲。大家都閒了起來,沙沙貴姐妹提議去玩雪。大家一起玩得很開心,回來的路上,千鳥告訴蘇芳,其實真正提出要玩雪的是立花,大家都知道蘇芳的心靈仍然破碎。蘇芳感受到了能夠理所當然的說出【朋友】一詞是多模幸福的一件事。但是要找到真由理,還是要繼續研究八代留下的【紫苑·巴斯奎亞】和【博愛的幻人】。

幸福的日常仍在繼續,在尼西亞會會長辦公室聚餐、和立花手拉手在雪地漫步。在雪地上慢步的時候,蘇芳感到尋找真由理的事情就和當下的日常一樣重要。

「就算被抹殺、被抹殺,無法停止的執念更讓人恐懼。」一天,聽完艾莉卡講的醫院怪談之後,蘇芳意識到自己的書包忘在了會長室。路上她偶然發現黛莉亞教諭穿過庭院到了溫室,摘下了幾朵聖彗星蘭。

經過研究,蘇芳失望的發現除了黛莉亞之外沒有巴斯奎亞為姓氏的在籍教師。蘇芳記得黛莉亞在學院長大,就算紫苑真的是她的養父,為什麼墓地孤零零的蓋在那里呢?現場百遍,蘇芳決定再回到墓碑的現場。「為什麼紫苑·巴斯基亞在學院被埋葬了?為什麼被埋葬在這個地方。」一邊思考著這樣的問題,蘇芳發現墓碑台座前放著聖彗星蘭,這說明黛莉亞來過這里。

八代讓葉留下的兩個證據都指向了黛莉亞教諭,蘇芳下意識感到不能直接在黛莉亞面前提起紫苑·巴斯奎亞。在再次調查墓地幾天之後,一封信被送到了蘇芳那里,信里的落款是美術部,聲稱有一些真由理的畫作留在了原美術室,讓蘇芳前去處理,信中要求晚上來取。

於是暗夜中,蘇芳獨自一人前往了美術室,她的心中滿是自己最愛的Amitie真由理的身影和她帶來的溫暖。來到獨自一人的暗夜的房間,蘇芳一邊嘟噥聲音一邊吃驚的感受到一種響聲,是有人在敲牆的聲音。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詳寫白羽蘇芳和真由理的夜半相會

於是暗夜中,蘇芳獨自一人前往了美術室,她的心中滿是自己最愛的Amitie真由理的身影和她帶來的溫暖。來到獨自一人的暗夜的房間,蘇芳一邊嘟噥聲音一邊吃驚的感受到一種響聲,是有人在敲牆的聲音。

「我找到了舊教堂。燃燒殆盡的教堂遺跡啊。於是——」

「還找到了巴斯基亞的墳墓。」

「放在台座上的聖彗星蘭,那是您獻的吧?」

蘇芳假設對方是黛莉亞教諭。

「……蘇芳」黑暗中傳來了聲音,這聲音隔著一堵牆傳到耳朵里,讓蘇芳整個人如同被雷電穿過一般。

「真由理——真由理,真的是你啊。太棒了……消失了,覺得自己做了很過分的事情……」

「餵,為什麼默默地消失了呢?家里有什麼事情——有什麼說不出口的理由吧」

面對牆不斷說話的我。雖然回信沒有回來,但確實感覺到了傾聽的跡象。

真由理在聽我的聲音。只是有這個事實,幸福感在胸中,充實著身體。

「蘇芳……」

耳邊響起微弱的聲音,我等待著她的話語。

「忘掉我吧」

不,一定是聽錯了。

「希望你忘記我」

是開玩笑的吧,我的真由理,那個如同春日暖陽的Amitier,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謝謝」

這不合時宜的感謝之詞,冰冷刺骨。

「——即使相隔遙遠,我也會……」

「怎麼可能會忘記!」

再也無法抑制內心的沖動,悲傷和痛苦在此刻決堤。

「我一直在找你。為了尋找你,我甚至當上了尼西亞會的會長……」

牆的另一邊仍然沉默。

「內向消極的我,現在是尼西亞會的會長。難以置信吧?」

眼淚隨著訴說流了下來。

「真由理也知道的吧,是那個尼西亞會會長的職務,你知道有多困難嗎?!」

聲音已經顫抖的不成樣子,此刻無心顧及是否會有旁人聽到。

「需要好幾名老師的推薦,需要前代會長的支持,需要在學園的大家面前演講。」

另一邊響起了沙石摩挲的聲音,真由理真真切切的聽到了。

「很神奇吧,那個內向的我,那個膽小的我…那個自卑的我,竟然會有一天坐進伊茲尼克。」

牆的那一邊也傳來了什麼聲音,但耳朵已經被熱量浸透,眼睛也被淚水模糊。

「可曾經的那個我從沒有消失,立花作為副會長一直支持著我。」

「因為這一切,這一切都是為了誰,你知道的吧!」

「蘇芳……」

真由理的聲音也同樣顫抖。

「真由理,求求你告訴我,你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離開我呢。」

一口氣說出了內心悲傷的萬分之一,失卻了力量跪坐在地上,緊貼著牆面的耳朵刮的生疼。

「我也不想,我也不想拋棄蘇芳!」

啊啊,太好了。真由理她並不想拋棄我。

「我每天都…都希望蘇芳忘了我!」

「真由理…」

太好了,呼喚真由理的名字就能得到回應。這一瞬間的幸福,讓我渾身顫栗。

「我做了很過分的事情,是我拋棄了蘇芳!這樣自私醜陋的我不配再得到蘇芳的愛。」

「真由理…不要這樣」

走廊外響起了什麼聲音。屏住了呼吸的我連忙收回了眼淚,伏在地面,依託著畫板和桌子隱匿自己的身影。

這是在扮演【碧身的鉤爪男】時掌握的技能。

是錯覺嗎?

在離開牆壁的一瞬間,聽到了一個聲音。

「蘇芳,細心聽我說」

真由理也收起了眼淚。

「「聖母的腳下踩著蛇」」

真由理突然用十分嚴肅的口吻對我說,那聲音有些顫抖,很明顯強壓下了劇烈的情感。

「我會努力去見蘇芳的」

總算擠出來的聲音嘶啞得像老婆子一樣。冰冷的心髒緊緊抓住胸口,絞出話語。

「一定會去迎接真由理——」

「我也是——即使相隔遙遠,我也會祈禱你的幸福,直到……」

耳邊響起了夜啼的鳥聲。但真由理的氣息卻還沒有消失,繼續伏在牆壁上,哪怕是真由理離開時的走蕗聲,都能讓我感到幸福。

抑制住感情的不吉的鳴叫聲——當知道是自己嗚咽的時候,寒冷和夜晚的寂靜都理所當然地恢復了原狀。

真由理的氣息仍沒有消失,而就在這時,另一道聲音響起。

「羅密歐已經離開,該謝幕了喲,朱麗葉」

毫無疑問是那個人的聲音。

白羽蘇芳聽到了牆邊赫然是八代讓葉的聲音。內心既有感動也有難過,為什麼八代讓葉一口一口吾師,卻對她隱瞞真由理的消息呢?或許讓葉所做的一切,只是不忍心繼續看著她憔悴,所以總是拉著蘇芳參加活動。但毫無疑問,八代讓葉給出了通往真由理的信息,不敢向蘇芳明示,說明她也有難言之隱。

無論如何,真由理真真切切的留在學院內,寶藏就埋在不遠處,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

五、《Flowers冬篇·改》第二章 礦工

第二章關鍵的更改在兩點,第一是要盡快講完關於八代讓葉的前Amitier秋津和前樣本學教師烏森的故事。

在前兩章,蘇芳還在有條不紊的推動推理劇情的時候,要引入立花的劇情。石蕗千佳應該展開對立花的求愛攻勢。

原作劇情中,艾莉卡給蘇芳帶小食的部分實在是累贅,應該刪除。這段劇情應該從蘇芳的視角移開,轉為石蕗千佳和花菱立花的對話。石蕗千佳應該表明好感,立花也應該不做直接的表達。

故事結尾處,為了確保對石蕗千佳感情的回應有所依託。需要加入以立花視角闡釋的春篇結局劇情。原版第二章結尾是貴船和紫苑的回憶的第一段,這里加入立花的劇情的話,這段劇情就得分配到後面,筆者認為這樣也是合理的。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寒假結束,新學期開始了。

蘇芳面對著寫有自己名字的服裝匣沉思著。毫無疑問,真由理就在學校里,讓葉也知道實情,並且在幫助她。雖然現在還不清楚信件是誰送來的,但可以肯定,學園中的某人正在默默的守護著她,可能是黛莉亞教諭,也有可能是立花。

真由理在尋求幫助,或許是由於【真實的女神】的原因,但總而言之,一定有辦法和真由理重聚。為了從【真實的女神】那里奪回Amitier,新任尼西亞會會長懷著決意走向了室外。

伴隨著眾人的目光,白羽蘇芳走進了教室,新制服的造型引來了一陣贊美。上課鈴,宣告了商業互吹的結束,黛莉亞教諭宣布今天要開始新科目——標本課。

標本課上,原本就恐懼昆蟲的蘇芳在觸摸蝴蝶標本的時候,眼前出現了後母的幻覺,恐懼中一瞬間失去了意識。擔心蘇芳狀況的立花將蘇芳送到了保健室,緩了一陣子的蘇芳決定在保健室內繼續整理心情。

立花試著帶蘇芳出門透氣,這時一位短發女生出現在走廊里向立花打招呼。是秋篇里登場的石蕗千佳,在立花的支持下,她加入了尼西亞會,作為幹事活動著。

石蕗一口一個「立花副會長」,很明顯是為了尼西亞會的事情而來。果不其然,石蕗向蘇芳鞠了一躬,邀請立花去溫室里討論園藝課的一些事情。經過三個季節的成長,立花已經是能夠獨當一面的人物,有許多尼西亞會的學生圍在她身邊。在秋季的事件過去後,她邀請了石蕗千佳加入尼西亞會擔任幹事。走出失戀陰影的石蕗成為了立花的左右手進行著工作。蘇芳能夠感受到石蕗正用一種尊敬的目光凝視思考著的立花。

「那麼這件事就和蘇芳小姐——」

正當立花打算和蘇芳討論的時候,石蕗卻突然打斷了對話。

「不。不會給白羽會長添麻煩。我和花菱副會長,那個……」

蘇芳意識到石蕗正用著帶著混有責備和懇求的眼光看著她,她大致明白發生了什麼。

聲稱自己還是感覺不舒服,蘇芳乾脆將事情交給了兩人。

「回宿舍休息所以沒關系。石蜂桑說的事情很糟糕,就交給你們倆吧」

「交給我吧!」石蕗有些興奮

「啊,啊,有點……!」立花就這樣被石蕗帶走了。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主視角轉換為立花,艾麗卡帶三明治來的部分全刪了】

石蕗將立花帶到了溫室,兩人嚴肅的聊著園藝課的事情。聊完了侍應花卉和組織課程的事情之後,擔心蘇芳的立花打算回保健室看看。

石蕗卻在這時跟立花說了一些有些沒頭沒腦的話。

「感覺立花桑和花菱草很像呢」

「呀?」

立花覺得石蕗怪怪的,石蕗則有些害羞的講了立花幫助自己的事情。

在情傷之後,石蕗很長一段時間走不出自卑的陰影,立花在開導她的時候,經常邀請她來溫室喝茶,有一次提到姓氏,立花說石蕗(大吳風草)的花語就是不屈不撓,和堅強的石蕗桑很配呢。

石蕗當然覺得自己哪兒有那麼堅強,走出情傷沒有那麼容易,自己內心仍在疼痛。

立花表示其實她已經走出來了,情傷只是未來美好幻想的破滅,留下的傷痕偶爾會發疼,但現在她已經走出了黑暗感情的漩渦。

石蕗說立花桑說的好准,可是現在……

立花說是不是看到自己Amitier和她人走在的時候仍然感到心酸?不要擔心,還像以前那樣大膽的去和友人們交往吧,有些感情和愛情一樣美好,大大方方的女孩人緣不會太差。

石蕗傻了,說立花桑為什麼這麼理解自己的心情,難道……?

立花意識到自己說多了,臉一片紅,連忙岔開了話題。

石蕗再次提起這件事的時候,表示希望能知道立花的回答。

「立花桑,現在的我,有對的上石蕗的姓氏嗎?」

立花綻放出聖母光芒,說你真的做的很好噢,看到你一天天在尼西亞會努力的樣子,我也很高興,很多女生都跟我說說你是個干練的女生。

被打了哈哈的石蕗說原來是這樣啊,然後又聊了幾句,立花一臉開心的回去了。

石蕗獨自站在溫室里,內心的獨占力讓她脫口而出自己的心情。

「很多女生……嗎?」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主視角轉換回蘇芳】

身體逐漸恢復的蘇芳出門,看到巴斯奎亞教諭在教堂里專心祈禱。蘇芳走上前去。

在神的面前,或許黛莉亞教諭會毫不隱瞞的說出自己所知道的事情。

黛莉亞問候了蘇芳的身體狀況,蘇芳也聊了聊。話題從跟方喰舍管關系很好入手,

黛莉亞提到自己在學院長大,為了代替【那個人】學了很多東西。

面對著基督像,蘇芳問出了口。

「巴斯奎亞這個姓是父方的嗎?」

得到卻是憤怒和無情無義的眼神,這是蘇芳從未想像過黛莉亞教諭會有的面孔。

渾身毛骨悚然,冷氣覆蓋全身。蘇芳隱約的感覺到,黛莉亞教諭的過去中存在著真由理消失之謎的碎片。繼母的幻影也在此時出現在蘇芳面前,思緒被過去吞沒,春天和真由理一起經過的種種事情再次湧上心頭。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等到蘇芳回過神的時候,她意識到自己身處尼西亞會的會議上。石蕗正做著有關關於各部申請的備品和預算的報告,蘇芳走神的很嚴重。立花示意了石蕗一下,後者繼續念著天文部沒有申請、文藝部要印刷部志這些事情。

蘇芳的心情早已被打亂,方寸大亂之中無法回答任何問題。

「這件事怎麼辦呢?」石蕗的口氣有些焦躁。

蘇芳打了結巴,立花站了出來替她解圍。

「這件事由我來回答。」

立花說明了預算的分配,蘇芳卻又走神了。

「如果是八代會長的話,這樣的事……」

人群中有人說了這樣的話,這樣堪稱挑釁的話語引起了立花的怒火,空氣一瞬間緊張起來。

在死一樣的沉默之後,會議繼續,此事也就此不了了之。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會議結束了,蘇芳又回到了孤身一人的狀態。

標本課上,她又想起了八代讓葉留下的線索,【博愛的幻人】。根據八代所說,她一年前從某個事件中獲得了關於紫苑·巴斯奎亞沉睡的舊教堂的地址。這也就是說,八代讓葉在一年級的時候經歷了有關紫苑·巴斯奎亞的事件。

回到圖書室,蘇芳繼續調查。她想起剛入學的時候,八代曾提到過自己和小御門一起探尋了當時三年級學生莫名離校的理由。那是她們剛開始探尋七大不可思議之一的「血腥瑪麗」時聽到的一句話。在八代之前的前任會長的記述中,記載了當時三年級學生中有好幾人辭去了學院的工作,這只是簡單的記述。

事情也正如八代前輩所說的,血腥瑪麗儀式成為了開端。後面的文字內容從記述變成了日記的記錄。那是曾經聽說舉行了塗血瑪麗的儀式的學生的證言。

「起初,一個學生在聖遺物的繪畫中看到了亡靈,引起了騷動……。然後接二連三出現經歷相同者……」

蘇芳想起了當時立花和沙貴他們還有真由理一起舉行儀式的事情。

而就在這時,林檎和艾莉卡造訪了圖書室。終究還是瞞不過她倆,蘇芳最後還是給她們看了年鑒,話題自然也引到了【血腥瑪麗】上來。

「雖然春天做了實驗,但是這個謎還沒有解開。怎麼說呢,只是看到怪異就辭職也很奇怪」林檎提出此事大有蹊蹺。

之後艾莉卡和蘇芳兩人開始研究事件,提到尼西亞會全年無休,但是立花建議無論什麼職位都需要休息,是改革派。艾莉卡和蘇芳都沒打聽到金銀辭職的理由,高年級生也聞所未聞。

根據艾莉卡的推測,「害怕七大不可思議而辭職」只是一個藉口,背後的原因會更加沉重。既然從高年級生那里得到信息,教諭們、學院的工作人員或許會知道更多。

圖書室又有人進來了,人多眼雜,蘇芳乾脆收起了年鑒。艾莉卡看蘇芳有工作,就此告辭回去找千鳥了。

晚上立花不在,艾莉卡到蘇芳的房間兩人開讀書會,接著聊白天的話題。艾莉卡去問了養護教師,得到的信息也大差不差。

八代搜查了當時三年級學生大量辭職的事情,小御門後來也因為興趣加入了。八代的Amitier已經不在,但是小御門的Amitier還留在學園,很有必要和這位學姐接觸一下。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小御門的Amitier萩原美魚就這樣被邀請到了蘇芳的房間,從一開始的沉默寡言,逐漸打開了話匣子。金銀都很關注蘇芳,萩原也告訴蘇芳會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訴蘇芳。

總的來說,比起八代前輩,小御門似乎對事件更感興趣。八代調查了當時三年級學生集體辭職的事情,團隊里後來又加上喜歡神秘事物的小御門。因為舉行了血腥瑪麗的儀式,有傳聞說此事導致三年級學生集體辭職了。過了一段時間——八代的Amitier也離開了學院。

萩原接著告訴了蘇芳一個可怕的傳言:因血腥瑪麗事件而辭職的三年級學生們被強迫參加『儀式』的傳聞在學院里傳開,據稱舉行儀式的主謀者正是小御門,她讓學生們舉行儀式,結果讓三年級學生們集體辭職。

雖然下意識不相信這個傳言,繼母的幻影還是出現在蘇芳面前。林檎突然出現,讓氣氛活躍了起來。

之後,蘇芳試著問了尼西亞會里剩下的二年級學生,得到的回答幾乎都一樣。蘇芳問了料理部的櫻木學姐,得知當時的料理部學生也有人辭職了。

蘇芳試圖尋找辭職學生的共同點,比如都是一個部門的,但是並沒有這樣的共同點。當時的三年級生一次性有7人離校。

事情越來越可怕,艾莉卡提出就此中斷這段調查,挖出來的東西太可怕了。蘇芳感到苦惱,因為留下的線索本身就不多。

Amitier表現出的苦惱瞞不過立花的眼睛,蘇芳不想讓立花卷進【蛇】一樣的事件里,於是只說了【血腥瑪麗】和八代讓葉離職的事情。立花表示,就算林檎和艾莉卡不希望聽到更多血腥瑪麗的事情,但蘇芳內心仍然放不下這個未解的謎團,所以作為Amitier不能坐視不管。

出於對小御門人格的信任,立花認為小御門不會做出這樣的事,這種流言蜚語一定要澄清。尼西亞會副會長展示了自己的實力,邀請了一位知情者和蘇芳見面。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邀請來的人是三年級的外間瑞希,她在合唱部擔任鋼琴演奏一職。沉默寡言還怕生的外間在蘇芳和立花的勸導下逐漸打開了話匣子。

事情是這樣的,有關舉行血腥瑪麗的儀式,三年級學生辭職後就傳出了一些傳聞。傳言當時很不自然地一下子傳開了,時間還恰好和小御門參加尼西亞會選舉的時期重合。很有可能是政敵所為。

外間有些害羞,但是立花鼓勵外間不要害怕,蘇芳是很好的一個人。外間接著說了下去,事情果然沒有那麼簡單。

小御門當時還不是尼西亞會副會長,自然不可能強行組織學生搞血腥瑪麗儀式,更何況學生都不是一個部門的。

正當這一傳言逐漸消散的時候,又有傳言說小御門讓那些三年級學生辭職了。原因是有人在辭職的三年級學生房間里見到了小御門寫的恐嚇信,發出的恐嚇信確實是小御門的筆跡,但是八代看穿了小寫的「a」寫法不同,但這一線索說服力有限。

於是八代乾脆帶著學生們去了聖遺物面前組織血腥瑪麗儀式,當時參加者們都看到了聖母的表情發生了變化,此時也就不了了之,外間就是當時參與者中的一個。

外間後來准備把辭職三年級學生的來信拿來給大家看,說明不是被小御門強制的。當然,還是看到怪異更具有說服力。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然後,外間把八代的Amitier的照片給了蘇芳。照片應該是聖母祭的時候拍攝的,里面是合唱部開咖啡店時的照片。中間的服務員是外間瑞希,一旁的是八代的Amitier秋津,她的圍裙結是縱向的。

秋津暗戀八代這件事,幾乎是公開的秘密。秋津是那個年級唯一離校的學生,立花聽說秋津是喜歡八代,所以加入了和八代一樣的社團。

立花又想起一個細節偶爾來訪的烏森教諭曾經給秋津系過圍裙。烏森是個蘇芳熟悉的名字,現在學園已經沒有他的在籍記錄。

蘇芳感謝了外間,並且提出暫時保管這張照片。

由此,蘇芳提出結論:有人利用三年級學生集體辭職的機會,陷害小御門。最後事情被八代擺平,蘇芳認為八代直面了真兇。

首先第一個懷疑的對象是政治上的對手,根據年鑒記載,當時競爭的是日部學姐。經過思考,蘇芳和立花很快排除了她的嫌疑,因為日部是個正義感很強的人。

調查再次走入了死胡同,需要從工齡很長和學生關系很好的老師那里收集信息。藉由立花的關系,蘇芳又得到了石塚教諭提供的新信息。

根據石塚教諭的信息,秋津離校後不久,烏森也辭職了。烏森以前是負責學園標本課的老師,也是石塚教諭參加工作後第一個學妹,她在秋津離校後差不多的時期離開了學校。石塚教諭還提供了一張關於烏森的照片,照片了烏森正穿著圍裙做標本製作工作。直到去年為止,烏森還在教授標本學。

在看到照片之後,蘇芳感覺到拼圖的碎片拼合起來了。晚上她收拾就寢,立花提到了千鳥的生日要到了,正在准備禮物的事情。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尼西亞會的例行會議上,蘇芳的疾病加重了。立花表情很陰沉,石蕗則強硬的問著問題。例行會議結束後,立花問蘇芳為什麼還在煩惱那件事,蘇芳說自己已經有了苗頭,只是在煩惱而已。

石蕗又找到蘇芳,以敬稱稱呼了蘇芳然後說「請不要再欺負花菱副會長了。」

她的眼神里帶著十分強烈的感情。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回宿舍之後,蘇芳很受打擊。知道有人如此出言不遜,蘋果和貓都有些不爽。但得知了說話者是石蕗之後,兩人一瞬間明白了。林檎表示石蕗的心情你要體諒一下啦,畢竟她對立花抱有那種感情。艾莉卡說其實這件事是班里公開的秘密,人人都知道——除了你。

蘇芳這下才回過神來,她理解了石蕗生氣的理由。回到一個人的狀態,蘇芳想起立花確實很有人氣,很多女生對立花抱有憧憬之情。如果立花願意的話,自己很有可能會回到孤身一人的狀態。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驅散了繼母的幻影,蘇芳卻保留下了關於繼母說過的一段話。

「繼母給了我最後的碎片。人犯下罪行的理由是金錢、愛,還是為了隱藏動機?」

通過推理,蘇芳得到了該事件的答案。

小御門被陷害一事,陷害者的作案動機是感情糾葛問題。

從石冢教諭和外間學姐那里得到的照片指出了陷害者的身份——烏森碧。為了成全秋津和八代,烏森陷害小御門。三年級的學生們集體離開,並不是因為什麼血腥瑪麗,而是有別的理由。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深夜在縫紉室,黛莉亞教諭以默認的形式承認了蘇芳的推理,並告訴蘇芳烏森和秋津是表姐妹關系。然後蘇芳指出,烏森對八代的事情很不滿,於是模仿小御門寫了恐嚇信,被八代識破後當面對質。圍裙帶子的打結方式、頭上及手腕上的發圈等證據證明了兩人之間關系非同一般。,秋津和烏森存在緊密的情感關系。

於是蘇芳提出問題烏森碧教誨,是不是愛著堂姐妹秋津栞呢?

黛莉亞很苦惱,說自己是聖職者。不能向他人透露告解的內容。

然後黛莉亞話鋒一轉,說我們講個故事吧。

「……我們來聊聊吧,白羽桑。——隨處可見的學生和教師的故事」

「……老師愛著學生。正因為愛你,所以希望你幸福,就這樣離開了」

「秋津——不,老師沒有向學生傳達心意嗎?」

這是家常話。說到底老師和學生的常見故事。

「如果學生能幸福的話,自己不是對手也沒關系——老師就是那樣的人。我是以真實的意義來愛學生的」

「……但是——不,正因為如此,才不想看到痛苦的臉……」

「被看穿了真相,老師離開了學院。他說自己沒有當老師的資格。然後不久,學生也離開了學院」

「……那個學生是因為知道真相才離開學院的嗎?」

「……那個學生很聰明。看到什麼都沒說就辭職的老師才理解的吧」

就這樣,通過旁敲側擊的方式,蘇芳得到了事件的全貌。

正當蘇芳打算進一步詢問信件【指讓她和馬玉日半夜見面的那封】是否是黛莉亞所贈的時候,黛莉亞卻掌握了話題主動權。

「……閒話到此為止。白羽小姐,你為什麼要研究這個」

聲稱自己是為了解決年鑒中的事情,不希望小御門蒙受不白之冤,蘇芳成功結束了談話。

繼母的幻影再次出現,蘇芳雖然解決了金銀組的血腥瑪麗事件,卻仍然沒有通往真由理身份的鑰匙。

幾天後,蘇芳和立花打掃標本室,不小心砸壞了一個玻璃瓶。蘇芳用吮指的方式給立花消毒,在那之後立花調查了標本室。

在本章節加入立花視角的劇情,補全春篇的劇情。原本是打算作為真由理的視角的,但是這樣的話,視角切換會很奇怪。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立花「…………」

不知為什麼,她瞪著那副若無其事的表情——凝視著我的臉,微微地瞪了一下眼睛。

蘇芳:「稍微等一下。我會收拾好玻璃的。那麼馬上去保健室吧」

立花:「嗯,嗯……」

看著自己的Amitier這樣憔悴還在關心自己,立花內心十分煎熬。

蘇芳表示自己平日里經常受立花照顧,自己卻只能做那麼一些事情。

立花內心卻不是滋味,她心里清楚,自己做過極其對不起蘇芳的事情。

立花的回憶轉回春季。

懷著對蘇芳的過激感情,立花大剌剌的拉著蘇芳玩情侶小遊戲,真由理本身就是學院里很受歡迎的人,本身並無所謂。

但是立花有所不知,當時教會正好巡視到聖彗星蘭,早就對聖彗星蘭不滿的教會內保守勢力,對聖彗星蘭的Amitier制度十分不滿。

立花的行為引起了注意,雖然經過調查,黛莉亞教諭以孩子鬧著玩為理由好不容易平下了此事,這當然也有立花自己玩的很沒心沒肺的原因。黛莉亞教諭私底下批評了立花,並展現了慈母光輝,治癒了立花的內心,也就是在那時立花和黛莉亞老師以及石冢老師建立了親密的關系。

至於立花當時說威脅蘇芳要公布真由理出軌的事情,只是自己道聽途說隔牆有眼盯著學院里的事。

但是好景不長,立花的無心之舉引來了保守勢力的注意。有一天,黛莉亞教諭問立花她跟蘇芳是不是徹底斷掉關系了,立花當然是很高興的說斷了,完全沒問題。

但是立花沒想到的是,蘇芳跟真由理當時已經好的如膠似漆,被抓包了個正著。

於是有一天,黛莉亞叫立花來談了話。

立花來之後,發現真由理也在,黛莉亞這時候張口說,真由理要退學了,希望立花能好好支持蘇芳,之後的生活里蘇芳就交給你了。

而在一旁的真由理也跟立花說了些話。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立花,跟你在學院一同渡過的日子,真的很幸福。」

「別看蘇芳那麼聰明,但內心十分纖弱。我走之後,可要照顧好蘇芳哦。無論到了哪里,我都會為你們祈禱,希望你們能過的幸福。」

「立花,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這段記憶對我來說彌足珍貴,最後,請允許我再一次感謝你為我帶來的幸福。」

真由理最後是微笑著離開的,我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中,如同童話的結尾,。

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因為我那愚蠢的嫉妒心和下流的欲望。

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最後都沒有得到幸福。

我從黛莉亞老師身上感受到的那種光芒和溫暖,在真由理走後,我不斷粗劣的模仿著黛莉亞老師,希望能把那種光和熱帶給蘇芳同學。

但是大錯已經鑄成,就算猶大將二十五枚銀幣全部拋棄,耶穌又怎能回到人群中再布施神跡?即使耶穌基督死而復生,那銀幣仍然不潔且污穢。

我毀掉了蘇芳同學的太陽,自己卻只能扮演一枚拙劣的燈泡。

眼前突然浮現出石蕗同學的面孔。

不,這樣的我,不配得到幸福。

第二章完

六、《Flowers冬篇·改》第三章 青蛙王子

第三章開始,節奏就出現了問題。原版劇情總結下來就是吃飯、開會、互吹、洗澡、開會、巡查學院、喝茶、千鳥生日會、結尾是紫苑和貴船的芭蕾舞回憶。

整個章節實在是拖沓且累贅。所以本章節要大改,個人的改動思蕗是確定兩個核心事件,一個是千鳥的生日會,一個是要組織開學迎新的大活動,經過這兩個事件,石蕗和立花的關系應該被強化,為之後的發展確定基礎。

第三章的篇幅可以用於闡釋白羽蘇芳在得知愛人從未離開後情緒的微妙變化、花菱立花的感情戲應該有所推進。而大片刪剪出來的空白可以留給匂坂真由理的回憶,補全春篇的故事。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在尼西亞會上表現出的不堪,讓蘇芳下定決心注意自己表現出的形象,她決定從新的出發點來解開紫苑·巴斯奎亞之謎,真由理提到的「聖母的腳下踩著蛇」開啟了新的調查蕗線。

八代讓葉通過烏森的事件到達了紫苑·巴斯奎亞的事情,蘇芳一邊吃著奶汁烤菜一邊思考著之後尼西亞會上要決定的事情。

四月,為了保證入學典禮平安無事,要做很多前期准備。在二月就得確定方針和進行計劃,要組織聖經發放儀式、新生說明會、定向越野會等活動。

「不僅要像以前那樣運營,還要進行更好的改革,這也是我們的工作。如果大家也注意到了的話,請讓我和白羽會長聽聽。」

還好有立花的支持,尼西亞會的會議有條不紊的進行了下去。

晚上回到宿舍,艾莉卡和林檎、千鳥在點評校園內群芳。

艾莉卡覺得蘇芳最近變了很多,做人做事感覺更自然了,可能是因為參加尼西亞會的緣故。千鳥認為八代前輩是個中性的混血美女,白羽小姐給人一種穩重的大和撫子的感覺

草莓表示蘇芳不像讓葉,平時不怎麼跟別人說話。

艾莉卡表達了贊同,但現在蘇芳已經給人的感覺沒那麼脆弱了。

【加入新劇情蘇芳加入了會談】

就在艾莉卡說蘇芳最近變得更成熟的時候,蘇芳出現在背後,感到很不好意思。

蘇芳表示這都是立花在支持她的緣故,立花落落大方的表現讓她受益匪淺。

立花笑得很開心,然後又提到石蕗曾經說自己像是花菱草一樣。

然後大家提到艾莉卡像是什麼花,害羞的艾莉卡說自己或許是很常見的百合花。

蘇芳說百合花的花語純潔、華麗、愉快、輕率很適合艾莉卡呢,然後轉念一想,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位如同太陽的Amitier,她的名字就是百合花。

蘇芳心境一瞬間的巨大變化,沒有瞞過其他人的眼睛。想到自己和真由理已經夜里相會一次,脫口而出真由理的名字。

千鳥聽到之後迷惑不解,說誰啊。

蘇芳有些開心的說真由理,然後說真由理才更適合百合花呢。然後在千鳥面前說真由理是櫻樹的妖精,是溫暖的太陽什麼的。

立花本來有些擔心蘇芳提到真由理會悲傷交加,但是看到蘇芳開心的樣子卻說不出什麼。看著蘇芳開心的說著真由理,立花內心的悔恨之意更進一步刺痛了她。

加入真由理視角劇情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在蘇芳開心的講述著和真由理的歡樂時光的同時,真由理也在思念著蘇芳。

「蘇芳變得成熟了啊。」

真由理感嘆著,自從上次夜半相會之後,真由理便忘不了蘇芳所說的事情。

雖然在小屋里也有聽說過蘇芳活躍的事情,但這和直接對話還是有區別的。蘇芳成為了尼西亞會會長,立花在作為副會長輔佐她,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在這里止步不前。

自從被幽禁之後,真由理就一直思考著很多事情。她反思了自己的過去,感覺自己確實做事有些太冒失了。

「我還真是個笨蛋啊。」

沉默的我看著窗外的雪景。

挫折和痛苦會讓人成長,蘇芳在成長,我也一樣。

不再能從同齡人那里汲取歡樂的養分,思考和回憶成為了消磨時間最好的辦法。

思緒不由得回到了那個春天。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真由理同學。」

當黛莉亞教諭將我帶到空無一人的教室時,我大致就已經猜到了緣由。

「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很復雜,但是也希望你能理解。」

我正襟危坐,收起一貫的微笑,擺出嚴肅的表情。

「女孩子之間感情親密是很正常的事情,正處於你們這個年級的女孩子情感波動也起伏很大,老師在學院里長大,當然是十分願意呵護同學之間的感情的,也明白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心靈都很脆弱。」

雖然早有心理准備,但真正體驗到的時候,仍然後背發涼。

終於要做出選擇了,現在我和蘇芳要有一個人退學。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是水性楊花的我造成了這一切。

「蘇芳她,有著如果置之不理就會出事情的危險性。」

「我有守護她的義務,不僅僅是戀人,更是出於作為她的Amitier的覺悟。」

黛莉亞老師點了點頭,她似乎長出了一口氣。

「黛莉亞老師,我,還有一個請求。」

後面的話已經不想去回憶了。總之,我相信黛莉亞教諭,事實也證實了我的信任沒有錯付。後來我才知道,巴斯奎亞家族是匂坂家的遠親,逼迫我和蘇芳退學的勢力的核心目標其實只有我一個。

「父親他……怎麼說。」

「他尊重你個人的選擇。」

是否會有「但是」?

「但是,他認為你還不夠成熟。」

果然如此,掛在牆上的槍還是響了。

於是我就搬來了這里。根據黛莉亞教諭所說,學園卷進了政治風波。這段時間,除了完成必要的課程,我也在留心聽取黛莉亞教諭和父親之間的通話,知道了「本篤十六世」「教會保守派」之類的事情。

發生在梵蒂岡的事情竟然能影響到遠在日本的聖彗星蘭,我對教會的力量第一次有了這麼直觀的概念。正如我現在照顧的祖母,就是義大利人——學園長阿莉烏姆·巴斯奎亞。

「阿莉烏姆大人其實算是你的遠房祖母。」

父親是這樣說的。他雖然尊重我的選擇,但並不認可我足夠成熟。

我就在這里,尋找著變成熟的方法。

啊,祖母又開始咳嗽了。

「紫苑……」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視角切換回蘇芳,原版吃飯的劇情其實保留下來很好】

午飯吃的是松茸米飯。

立花覺得蘇芳最近變了,尤其是和人交往更加熟練了。

蘇芳覺得現在能和大家面對面是很開心的事情,一開始自己太害羞了,現在大家都開始跟她搭話了。

「蘇芳你喜歡現在的狀態嗎?」立花問道。

蘇芳表示自己是想要朋友才來到聖彗星蘭,現在得到了大家的認可,她很開心。

立花不知為何,一臉痛苦的表情,然後慢慢地笑了起來,只嘟噥著「是啊」。

「……是啊」蘇芳也說道。

「是啊,是啊……」立花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

「但是,繪里香他們和草莓們。而且跟重要的Amitier的時間減少了很可惜」

——吃完飯,恢復了活力的蘇芳,握著拳頭,原本立花想和蘇芳一起離開,但是蘇芳要去找廚師說幾句話。

立花「……我需要蘇芳桑嗎?」(「……わたしは蘇芳さんにとって必要なのかしら」)

她向我背後的話語被無數聲音的嘈雜所掩蓋,無法聽到……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之後蘇芳在浴室跟草莓一起洗澡的部分可以保留,適當刪減即可,這段意義不大。

目光落在文件上的立花看起來似乎在認真地斟酌解決方案。

「――失禮了。花菱副會長」石蕗說道。

石蕗把手搭在立花肩上,給在會議上失神的立花按摩。

「那個……怎麼了,覺得不舒服什麼的……」

「——在重要的會議中非常抱歉」立花回過神來。

「啊,那麼,但是,白羽會長也是——」

石蕗的失言引來了刺眼的目光。

「本來是我不該說的事,但是誰都有疏忽大意的時候。」蘇芳連忙為立花解圍,「而且花菱副會長最近因為尼西亞會議的案件工作到很晚所以很辛苦。所以才迷迷糊糊的。」

大家微笑點頭。石蕗也鬆了一口氣——以安心的表情看著我,害羞地笑了。

在蘇芳的主持下,會議成功結束。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在圖書館聊天的時候,艾莉卡和草莓提到立花最近沒什麼狀態。

蘇芳覺得可能是石蕗的事情,想到自己的朋友在戀愛,自己也會很高興。但是現在的蘇芳感覺很難受。

艾莉卡表示石蕗一如既往的進行著攻略。

在確定了立花並不是生病了的緣故之後,大家決定幫助立花振作起來。

安息日的早晨,早晨的祈禱之後,吃完早飯享受悠閒的時間。

驚訝的立花被架起來體驗新人教育。

新人教育的彩排是

以前我們一年級學生都是在春天從前輩那里帶著的(雖然我沒有經歷過)在學院的主要場所巡迴體驗的。從宿捨出來後,草莓像律師一樣對到學院的道蕗滔滔不絕地說道,林檎則就森林中生存的植物和動物進行了說明。穿過櫻花林蔭道樹到了學院,首先是和東屋、庭院、溫室、農場一樣一邊做說明一邊帶蕗。

到了舞台的時候,兩人聊到了到時候肯定要有千鳥的舞蹈。沙沙貴姐妹和立花蘇芳在舞台上跳了一會兒。

跳完之後,立花恢復了精神。草莓說這都是蘇芳組織的今天的事情,只是希望立花能振作起來。

說了。立花抬起頭——從她大大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淚。

「謝謝。草莓,蘋果……」

「我真高興,蘇芳……」

語言已失去了意義,蘇芳將自己的臉貼在立花的臉頰上,輕輕地撫摸著微顫抖的頭發……

二月一日臨近之際,蘇芳提出的建議是給千鳥做手套。

艾莉卡晚上約蘇芳出來決定合作給千鳥做料理來吃,最後決定是生日蛋糕。

千鳥的生日宴會成功舉辦,大家都很開心。

結尾處是紗由里和紫苑的學習芭蕾的回憶,筆者認為前一章結尾的紫苑回憶部分可以直接加在這部分回憶之前。

「拆彈部隊在行動」對《Flowers》冬篇問題的分析和劇情改寫(上篇)

第三章完,由此來看其實改的也不多。

篇幅所限,對劇情的重寫本篇就先到這里,剩下的部分將會在下篇繼續講述。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