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遊戲資訊 就算《魔獸世界》結束了,也...

就算《魔獸世界》結束了,也會有新的故事

「網易和暴雪未能成功續約」的新聞爆出是2022年11月17日,周三,正好的眯老師的《魔獸世界》公會——「煙落」,公布本周打團安排的日子。新聞被轉發到了群里,激起千層浪,驚詫、憤怒、哀嘆、無所適從,各種聲音此起彼伏。

對於公會副會長、團隊指揮眯老師來說,此時此刻聽到這個消息也實在五味雜陳。前不久,他們剛剛拿下兩個團隊副本的最終首領——「克爾蘇加德」、「瑪里苟斯」的伺服器首殺,准備在接下來的版本里大展拳腳,誰料遭此變故。

第二天,11月18日,是慣例的「周四團」活動,這是一個相對比較佛系的團,成員大多是老玩家,經驗豐富,更有默契。組完人、殺奔納克薩瑪斯,很快推完了副本。期間,大家並沒有特別說什麼,一切照常。

夢燈籠也是「周四團」的團員之一,十幾年的老玩家。打完副本,離隊,在遊戲里溜達了一會,他又想起了關服的事情,突然有點低落。

1

夢燈籠最早開始玩《魔獸世界》是初中,同學介紹,當時還是九城向網易過渡的階段,青黃不接,兩家運營還沒完成交接工作,網易正忙著申請版號,遊戲伺服器雖然開著,卻無法注冊,必須購買以前九城的帳號登錄,索性不要點卡。

當時,外服開了「巫妖王之怒」,國內沒辦法同步,只更新了部分「前夕版本」的內容,比如職業天賦。所謂「前夕版本」是《魔獸世界》每個大版本更新前的一個過渡版本,屆時會在系統上做出很多改動,並推進劇情,「前夕版本」算是預熱和試水,讓大家提前適應,為新版本做准備。「前夕版本」一般維持半個月到一個月,而玩家卻玩了這個奇怪版本一年半之久,在「燃燒的遠征」大版本停留的總時間,更是長達三年多。

這個奇怪版本造成的一大影響,就是國內流傳著很多「懲戒騎」的段子。在「巫妖王之怒」的前夕版本中,聖騎士的懲戒天賦得到很大改動,操作簡單,傷害爆炸,這點本來會在正式版中得到修改平衡,但遲遲沒有更新。再加上在團隊副本「太陽之井高地」中,大部分敵人都是惡魔,聖騎士的驅邪術必定暴擊,最終首領基爾加丹在斬殺階段更是有250點的神聖傷害加成,導致懲戒騎的大放異彩,幾乎所有人都有一個懲戒騎小號。

就算《魔獸世界》結束了,也會有新的故事

當時,夢燈籠家里的電腦還無法運行如此大型的遊戲,只能一有空就跑去朋友家,對著一台電腦,兩個人輪流上號。夢燈籠什麼也不懂,朋友幫他創建了一個戰士,當時算是比較弱勢的職業,連做任務練級都費勁。

魔獸的任務會根據任務要求和玩家等級之間的差距,呈現出不一樣的顏色,紅色任務代表任務要求比玩家的等級要高出3-5級,完成後可以獲得120%的經驗,而黃色任務的要求是正好在玩家等級上下2級,獲得經驗是100%。紅色任務是根本不敢碰的,黃色任務也要費一番功夫,夢燈籠把戰士號練到了30多級,實在是受不了,他重新創建了一個法師,遊戲體驗突然變得非常舒適,寒冰箭傷害可觀還附帶減速效果,法師還能製造不限量的魔法麵包作為補給,十分方便。

當時,他所在的幽暗沼澤伺服器,還有新人公會,叫做友情歲月,分小班、中班、大班,新人入會,能得到一系列的幫助。夢燈籠現在還記得,小班是1級到30級,高等級的玩家能帶著打本,交點金幣就能進組。更重要的是有什麼不懂,可以在公會里請教老玩家,當時信息閉塞,初來乍到,能有一個地方問問題實在幫助巨大。升上30級,就到了「小班畢業」的時候,必須退出當前公會,去到下一個公會,上「中班」。

練級花了夢燈籠很長的時間,其中有客觀原因,時間不穩定,玩得不熟練,還有主觀因素,對於這個「世界」,他充滿好奇。《魔獸世界》中的全3D開放世界,讓之前只玩過一些休閒網游的夢燈籠十分震撼,再加上《魔獸世界》一直為人稱道的世界觀與劇情,夢燈籠感覺自己走進了一個史詩奇幻故事之中,以至於時常會忘記練級,而流連於這個世界里,在一草一木間不斷地探索,去到山的另一邊尋找奇遇。

滿級後,夢燈籠的「魔獸生活」一直保持著一種慢節奏。在「燃燒的遠征」的時代,飛行騎術分為兩種,初級和高級,被玩家們戲稱為「小鳥」和「大鳥」。小鳥的飛行速度僅為60%,根據夢燈籠回憶,小鳥要價1000金幣,也有說800金幣的,大概比一張30塊錢點卡能換到的金幣數量多一些。而大鳥雖然能提供高達280%的飛行速度,卻需要5000金幣,是只靠做任務攢錢的夢燈籠負所擔不起的。

那時候,因為長期的版本停滯,幾乎所有人都在練小號,不多的「金團」是大家獲取裝備的不多選擇。每周團隊副本只有一次裝備獲取機會,一個副本首領只掉落沒幾件裝備,團長們總是傾向於多帶需要購買裝備的「老闆」,加上玩家技術不足、插件輔助不夠等原因,攻略副本經常很是艱難。就拿團隊副本「黑暗神廟」來說,一打一下午是經常發生的事情。

一般,夢燈籠的周末安排,是先一早去到朋友家里,上線做三個小時日常任務,然後下線,「冷卻」五個小時,下午再上線找「金團」打團隊副本,非常緊張,如果因為一些緣故在副本里「坐牢」了,三個小時打不完,夢燈籠就只能退隊,讓團長再組人。這主要是因為防沉迷系統的限制,持續遊玩遊戲一個半小時後,在遊戲中獲得的收益會減半,三個小時後,收益歸零,並且無法在團隊副本中拾取裝備。

中考結束後,家里拿出一千多塊錢升級電腦硬體,託了夢燈籠爸爸的同事操辦,他在這方面比較了解。結果什麼都升級了,就是沒升級硬碟,在同事看來,10G容量的硬碟足以滿足大部分的使用需求,然而《魔獸世界》還真的是放不下。最後沒辦法,夢燈籠只能去買來一塊移動硬碟,往後很長一段時間里,他就一直使用這塊移動硬碟來玩《魔獸世界》。2到了高中,語文老師為了鼓勵大家多看書,組織同學分享讀書體會。夢燈籠一直喜歡歷史,當時正沉迷於上崗莊八所著的長篇歷史小說《德川家康》。上台分享,害怕冷場,他提前和幾個要好的同學說好,當托兒,在他向同學們提問的時候舉手,假裝互動,然而沒想到反響很好,同學們都沉浸於他所講的故事之中,場面熱烈。

於是,他們班多了一個課間活動,大家一起聽夢燈籠講故事,他喜歡講,同學們喜歡聽。故事的內容則換成了「魔獸」,從上古之戰到《魔獸爭霸》戰役,講永恆井,布洛克斯、伊利丹,講洛丹倫,烏瑟爾、阿爾薩斯,波瀾壯闊、盪氣回腸。恰逢網絡動畫《我叫MT》熱播,班里捲起了一陣「魔獸」的熱潮,聽完了故事,看完了動畫,大家心馳神往,都想要去《魔獸世界》里一探究竟。因為這件事,夢燈籠還被班主任鎖定為「不好好學習」的典型。

夢燈籠和同學們一起商量,先選了一個新的伺服器,然後建立公會,各自分工,盡量選擇了不同的職業,希望可以互利互惠。受《我叫MT》的影響,公會初創時就叫做「菊爆大隊」。後來大家推選出一位會長,當選的原因是他家里管教比較寬松,可以經常在線。會長大筆一揮,把公會改名叫做「我本在地獄猖獗」。限於高中緊張的學習生活,大家能玩的時間並不多,升級雖慢,卻十分熱衷於跟著任務線東跑西跑,在QQ群里分享自己的見聞,討論劇情,最喜歡和遊戲中的「知名人物」合影留念。

等終於滿級了,每周六下午,他們可以一起溜到郊區,找一些不怎麼正規的網吧,坐一排,一起打團隊副本。因為夢燈籠的遊戲經驗最為豐富,也跟過其他團,就由他研究攻略,當團隊指揮。正好他玩的法師,就這麼兩個技能,操作簡單,方便兼顧。打10人模式的「冰冠堡壘」,十個人基本都是班里的同學,一個下午也打不了幾個首領,大家技術有限,處於摸索階段,不能說是認真開荒,更多是一起遊戲,一邊說笑,快樂並不會因為不專業而打折。

冰冠堡壘里有一段機關長廊,兩側牆壁上有噴嘴,會噴射出寒氣,傷害很高,是一段必須小心慢行的路程。大家騙團里一個玩德魯伊的同學說,如果能站在寒氣中挺一段時間,不死亡,就會獲得成就。德魯伊是個較真的人,他給自己套了回春術、上了癒合、開了樹皮術、切換了熊形態,這才沖進去,但還是一下子就被寒氣「燙」死了。

就算《魔獸世界》結束了,也會有新的故事3後來有一天課間,夢燈籠班里來一個外人,說自己是來「共建」的,要談合作。其實就是同樣的《魔獸世界》玩家,想要一起交流,這個人就是眯老師。

眯老師和幾個夥伴也是從「燃燒的遠征」末期開始玩的。說末期是真的末期,當時眯老師練了一個盜賊(稱「潛行者」),練到滿級,找金團去「黑暗神廟」買了一整套的裝備,結果沒過兩個星期,就迎來了版本更新,到了「巫妖王之怒」,裝備也就沒用了,金幣也都白花了。

整個「巫妖王之怒」版本,眯老師也未能太過深入地體驗,只有每個周末能稍微打一下團。隨著高中學習壓力的不斷增加,他也和大家一樣,從《魔獸世界》之中暫時離開了。但,離開的時間並不長,高考結束,大家一下子從壓抑的狀態中解放了出來,呼朋引伴,一起回歸。當時,《魔獸世界》處在「大地的裂變」4.3版本「暮光審判」,大家該練級練級、該轉服轉服,火速成立了新公會「The Long March」,厲兵秣馬,組建十人開荒團,殺奔團隊副本「巨龍之魂」。

眯老師擔負起了團隊指揮的重擔,說實話,很是緊張。為此他拚命地翻找各種攻略,當時的信息渠道還遠沒有現在發達,《魔獸世界》的相關信息能夠依仗的只有NGA(艾澤拉斯國家地理)論壇一家,也沒有視頻,多是圖文攻略。有些攻略製作相對精良,配一些占位圖,看起來好理解一些。更多的是純文字攻略,看了也沒什麼概念,只能留個大概印象,留在實戰中摸索。

作為指揮,還需要了解各職業的主要技能,特別是減傷,這對於攻略團隊副本、應對各種首領的技能極為重要。為此,眯老師新創建了好幾個遊戲人物,也借來別人的帳號,體驗不同的職業,著重玩了幾個治療的職業天賦,了解技能特性。

經過一個多月的鏖戰,不斷磨合,攻堅克難,團隊終於在前夕版本即將更新的前一周,達成了「巨龍之魂」英雄難度全首領擊殺,未留遺憾。

就算《魔獸世界》結束了,也會有新的故事

隨後到來的是大學生活和「熊貓人之謎」。「熊貓人之謎」是一個以劇情和場景見長的版本,略帶刻板印象的東方形象被演繹得別有風味,積攢了一定的人氣。已經過上了大學生活的大家,也比高中有了更多的空閒時間。當團隊副本「雷電王座」打開大門時,公會拉起了25人的團隊開荒。除了原本的老玩家,還有不少新人,多是同學的同學、朋友的朋友,讓公會人數達到了一個高峰,是很熱鬧的一段時候。

25人團隊副本更為復雜,雖然數值上相對寬松,但25個人要合作無間,需要良好的統籌。為了更好帶領大家開荒副本,眯老師練了兩個遊戲角色,一個在外跟別的團隊,學習好的經驗帶回來,另一個用來參與自己公會的活動。眯老師一直是這樣一個精力旺盛的人,跑前跑後、多線並進是他的常態。

後來,因為和朋友一起去玩亞服的《暗黑破壞神3》,眯老師離開了一段時間。再回歸時,公會正在開荒團隊副本「決戰奧格瑞瑪」,由夢燈籠指揮,打英雄難度,一直開荒到最後一個首領——加爾魯什·地獄咆哮。如果是在當時版本擊敗加爾魯什,會必定掉落坐騎「庫卡隆戰蠍」,大家一邊開荒,一邊討論,等打過了誰來拿這個第一個蠍子坐騎。未曾想,版本更新馬上就到了,坐騎的掉率不再是百分百了。

4

隨後的「德拉諾之王」是一個滿是遺憾的版本,因為趕工,在內容上有很多的拼湊和棄用,加上副本難度嚴苛,使得玩家數量不斷下跌。「軍團再臨」一轉頹勢,大刀闊斧,加入了很多時興的內容,通過修補,做好了多樣性和平衡性,為玩家們所稱道。然後是「爭霸艾澤拉斯」到「暗影國度」再次回落。

時間流轉,伴隨著人生階段的變化,大學畢業、參加實習、穩定工作,「魔獸」的故事一再續寫,生活也在繼續。但,不論怎麼變化,眯老師也總是習慣在每次新版本帶來之際,回《魔獸世界》看看,可以的話,就玩一段時間。

到了「暗影國度」版本,眯老師主要體驗了競技場PVP(玩家對戰)和大秘境。時值《魔獸世界》懷舊服開啟了「燃燒的遠征」版本,他和好友就也想在懷舊服打PVP,二人組成了「恢復」德魯伊和「痛苦」術士的搭檔。這個組合是「燃燒的遠征」版本的冠軍組合,兼具抗壓、控制和耐久。但在初期版本中,因為從裝備能獲取的屬性還比較低,無法體現出優勢,加上缺乏爆發,打起來十分憋屈。

二人已經花了時間創了號、練了級,並不願白費,想想也只能去打副本了。正好夢燈籠和其他的一些好友也在懷舊服,遂合流,一起創建了公會「泰羅卡的憂傷」。

這麼多年,隨著玩家水平的提高、信息交流的便利、遊戲插件的完善,分數排名成為了《魔獸世界》的一個重要遊戲內容。WCL,全稱Warcraft Logs,是一個為《魔獸世界》提供戰鬥記錄分析的網站,全世界的《魔獸世界》玩家都會將自己的戰鬥記錄上傳至該網站進行分析、排名。眯老師一直喜歡鑽研遊戲玩法,很早就開始關注WCL,但因為上傳數據比較麻煩,也就一直沒有正式開始使用。但是開始運營一個公會,就必須在正規性上有所建設,WCL的成績排名不論高低,都要有記錄,這才能吸引到有追求的玩家加入。

在懷舊服「舊世經典」版本,有大佬寫了插件「WclPlayerScore」,能在遊戲中通過直接看到玩家的WCL相關數據,但可惜這位插件作者中途離開了《魔獸世界》,因此到了「燃燒的遠征」,插件不再支持新的遊戲版本,無法再用。

後來,眯老師偶然間看到NGA論壇上的一個文章,有人更新了「WclPlayerScore」插件,支持當前遊戲版本,正在尋找內測用戶,幫忙測試,最好的是同一個伺服器——「龍之召喚」的玩家。眯老師正好在「龍之召喚」,就加入了測試群,認識了這位插件的續作者,小白。

小白也有一個公會,叫做「扶搖」,當時是初創。因為聊得來,眯老師就提出,如果打團隊副本有職業空缺,可以來補位。經過眯老師和小白的牽線,「扶搖」和「泰羅卡的憂傷」兩個公會的成員們也越走越近,經常互相走動,建立了良好的關系。

再後來,「龍之召喚」伺服器的玩家人口逐漸趨於飽和,出現了需要排隊才能登錄遊戲的情況,「泰羅卡的憂傷」遷往了「霜語」伺服器,「扶搖」則決定留守。誰知,沒過兩天,「霜語」伺服器也開始排隊,而「龍之召喚」的排隊情況沒有絲毫緩解。兩邊商量決定,一起轉服,在「覓心者」伺服器匯合,並合並為一個公會,也就是現在的「煙落」。

就算《魔獸世界》結束了,也會有新的故事

「煙落」成立後,由小白出任會長,眯老師擔任副會長,共同主持公會事務,其中牽扯精力最多的就是人員招募和調配。作為一個有一定規模的公會,「煙落」每周能開組4到5個團,每個團25名成員。並且「燃燒的遠征」依然施行小隊制,五人為一個小隊,職業配置相對嚴苛。甚至,其中還需要摻雜人情關系的考量,現在已不像以前,公會里所有成員並非都相互熟識。

小白和眯老師一起著手制定了一系列的規范,公會有專門的人員負責對外招募、面試,每周團隊活動排表定期公示,他們還為所有的裝備獲取制定統一標準。制度規范是一方面,更多還在於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個別矛盾個別解決。

涉及人際,難免親疏,如何保證公平公正是重點。就比方說夢燈籠是眯老師十多年的現實好友,如果有他和其他公會成員起了衝突,各自有理,互不讓步,要如何處理?對此,眯老師早有想法,那就是「幫外不幫內」。說的極端點,就算得罪了夢燈籠也能通過生活中的走動嘗試化解矛盾,而和其他人就只有遊戲中的關聯。

還好,這個辦法從來沒有被實施過。

5

團隊副本競速,是懷舊服一大玩法。

這種玩法不同於以往那種「小怪能過就劃水,等到首領再認真」的老「魔獸世界」打團風格,而是無論戰鬥大小,需要通盤考慮。比如,一次完整的團隊副本競速時長是50分鍾,那就代表期間可以開4到5次「嗜血」,如何安排技能釋放的時機,能否將首領的接戰卡在技能冷卻點上,這都是需要仔細規劃。並且因為每個團隊都有自己特殊的情況、不一樣的職業配置、裝備水平,沒有「作業」可以拿來直接抄,都需要自己籌劃、磨合。為了學習經驗,眯老師在外找了一個十分頂尖的競速團,跟著打了一段時間,再回來帶團。

最後,到版本結束,「煙落」在團隊副本「太陽之井高地」的競速中取得了伺服器第二的成績,究其原因,還是裝備太差。這不單單是團長手黑不黑的問題,大公會會搞「分團Farm」,將主力成員打散到數個團中,優先獲取裝備,等時機成熟再重新集結成競速團。但「煙落」並不想搞的這麼刻意。

就算《魔獸世界》結束了,也會有新的故事

與此同時,「煙落」也在積極備戰下一個大版本。他們想了一個直接而有效的辦法,那就是遠征「F服」。F服,是一個歷史較為悠久的《魔獸世界》魔改私服,有完整的賽季體制,副本的難度也稍高,副本首領會增加50%血量和40%的技能釋放頻率,再加上F服遠在歐洲,一定會有200ping的物理延遲。開荒團隊有三十幾人,一起在F服進行了兩個月的負重訓練,基本摸清了兩個團隊副本「納克薩瑪斯」、「永恆之眼」的全部細節。

要開啟「永恆之眼」副本必須先攻略「納克薩瑪斯」,擊敗倒數第二個首領「冰霜巨龍」薩菲隆,獲得關鍵的任務道具。因此一般來說,開荒順序會選擇先拿獨立的「黑曜石神殿」開刀,然後是「納克薩瑪斯」,最後以「永恆之眼」收尾。但,出於保險考慮,「煙落」選擇讓掉「黑曜石神殿」,首先攻略「納克薩瑪斯」。

2022年10月7日早上5點,開荒團成員全部上線,開始為攻略副本做准備。早上7點,團隊副本「納克薩瑪斯」、「永恆之眼」和「黑曜石聖殿」開啟。攻略過程非常順利,幾乎是平推,80分鍾後,「煙落」拿下「納克薩瑪斯」最終首領——克爾蘇加德的伺服器首殺,隨後的「永恆之眼」,首領瑪里苟斯的伺服器首殺也就順理成章。

就算《魔獸世界》結束了,也會有新的故事

在大版本之初打出成績,也就有了能夠維持整個大版本的紅利,包括在服務期內的聲望,招募人員的吸引力等等。吃到了甜頭的團員們,更是摩拳擦掌,劍指下一版本的團隊副本「奧杜爾」,再次沖擊首殺。

為了大家能方便練習,會長小白發揮了自己編程本領,開始學習自行搭建《魔獸世界》私人伺服器。雖然F服也可以進行訓練,但F服的環境已經相對穩定,就算有6倍經驗,練級還是需要按部就班。更不要說,如果擁有「遊戲管理員」權限,會更加方便,比如把剛剛擊殺的團隊首領原地復活,再打一遍。這個私人伺服器,被大家稱為「白服」,會長小白的伺服器。

6

也就是在這個節點,「網易和暴雪未能成功續約」的新聞爆出,讓所有人始料未及、尷尬不已。如果還像以前這麼練習,備戰下個版本,實在不現實,就這麼放手,一時又難以找到替代品,接踵而來的是被強加的遺憾。

在公會的微信群里,討論此起彼伏。有人表示這麼多年來,奧杜爾一直是他的遺憾,這次懷舊服必須償願,就算追到亞洲服去,也在所不惜;有人提議,不如在「白服」里安家,大家一起籌點錢,供給伺服器的開銷。眯老師還在群里開玩笑說「FF14啟動!」,當即,很多人私聊他,有人問他是哪個伺服器,有人問「FF14」是什麼東西,還有人問「劍三」考不考慮……

其實對於眯老師來說,《魔獸世界》懷舊服給他的感受是復雜的,聽到關服消息的心情也是復雜的,在悵然的同時,卻又有一點放鬆,他可以暫時從公會事務之中脫身,放下身上的擔子。在長久以來的公會管理,其背後積累起來的,是公會成員們的認可,也有壓力。

在「燃燒的遠征」版本末期,為更好備戰新版本,公會招募了一名有相當經驗且打出過一些成績的團長,作為新的團隊指揮。不料,此舉迎來了公會成員們的不滿,他們仍然希望眯老師擔任團隊指揮。

玩家的類型有很多,有些玩家屬於肌肉記憶型,操作好,輸出手法熟練,總能打出高傷害;還有些玩家屬於應變能力比較好,執行力強,卻不一定發揮穩定。「煙落」的成員大多屬於後者,發揮的好壞有賴於團隊氛圍,良好的心態更加有利於攻克難關,大家互相照映,默契制敵。

長時間的共事,團隊早已形成了一種融洽、寬松的氛圍,結果新來的團長要求嚴格、風格強硬,心里難免有些落差,不少核心成員都有了意見,真不行就散團吧。其實所有人都知道,強硬的作風更加容易出好成績,這也是找這位團長來的原因所在,以至於公會成員們的態度強硬出乎了眯老師的意料,在感動的同時,更感受到了身上的擔子,自己所背負的信任。

其實有段時間,眯老師萌生了退居二線的念頭,卻必須要回應公會成員們的信任,帶著他們一起向前。他感慨:「在一個網路遊戲,一個虛擬世界里,那麼多的人,其中有知名網際網路公司的高管、在甘肅擁有三千多頭牛的『新牧人』,大家都天南地北,沒有見過面,但他們卻是實實在在地認可你,你明白這種感受吧。」甚至,公會里有人開玩笑,說如果會長小白和眯老師出去創業,一定投錢,他充分相信二人的能力。

但,這其實不是眯老師最為在乎的東西。有些情誼已經超越了公會的體系關系,從遊戲延伸到了現實中。哪怕遊戲不復存在了,聯系會少一點,可心里總會裝著那麼一群人。公會里有一位成員,今年剛剛從大學畢業,留在當地工作,和眯老師在同一座城市。他經常會因為工作外勤,路過眯老師單位所在的城區,也經常會叫眯老師一起出來吃飯。

7

「巫妖王之怒」對於玩家來說,是一個特別的存在,當年網易在接手《魔獸世界》後,直接把遊戲版本同步到了當時的最新版本3.2「北伐的召喚」,跳過了最初的多個小版本,其中以3.1版本「奧杜爾的秘密」最為關鍵。團隊副本「奧杜爾」嘗試在部分首領戰中加入了「困難模式」,造就了最為傳奇的最終首領戰——「零燈-尤格·薩隆」。當然,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對於夢燈籠來說,「巫妖王之怒」也意義非凡,它承載著自己青春時光,從懵懂中逐漸走出,因學業無暇,錯失了一場在「虛擬世界」中的史詩冒險。而如今他已成家立業,獲得了重返諾森德的機會。這也許是許許多多的《魔獸世界》老玩家共同的心境。但,話說回來,在諾森德大陸之上已經沒有了新的故事,夢燈籠所懷念的並非某個《魔獸世界》中的細節,而是名為「玩魔獸」的一段時光。

他說道「現在單位里比我年輕的同事多了,大家一聽說『玩魔獸』的,誒呦,真的是老古董了!『正式服』也越來越缺少新鮮血液,各方面都落入了一種相對固定的、停滯的狀態。但『懷舊服』真的有些不一樣,它就像是我們這個年代的《傳奇》,很多當年的老玩家回歸,瘋狂砸錢,為的就是爽一把,彌補當年的遺憾。

「但就算說『巫妖王之怒』的版本有多好玩,內容都還是這些內容,故事到後面也就這些故事了,不會再有新的。說實話,我其實沒有那麼大的癮,真要玩私服早就可以去玩的。之前會一起去F服,主要也是眯老師認可我,叫我去幫忙,就去了,後來首殺團我也沒有參加。

「我更喜歡的是和大家一起玩遊戲的感覺,想起那時候在宿舍玩單機遊戲,都是同學幾個人圍著,一人一條命,死了換人,或者就玩能聯機的。所以,雖然在《魔獸世界》里依然有很多遺憾,但不是那麼的重要的。」

有一件事情,夢燈籠記憶猶新。

那時還是「燃燒的遠征」,一次公會團攻略「毒蛇神殿」,最終首領瓦斯琪掉落了裝備「百亡腰帶」,這件雖然是皮甲,卻是難得的提供「精準」屬性的裝備,夢燈籠當時玩懲戒騎,特別需要。競拍還沒開始多久,價格就抬到了8000金幣,夢燈籠感覺超了預期,就放棄了。

最後,團里一個盜賊一直出到12000金幣,拍下了這件裝備。轉身,盜賊就向夢燈籠發起了交易,將這件裝備直接送給了夢燈籠。當時夢燈籠非常感動,但一碼歸一碼,第二天他專門去買了金幣,來還給這位盜賊。

這位盜賊是在練級路上偶然認識的,談得來,碰巧還身在同一座城市。再後來,他們在線下相見,吃了個飯,相談甚歡。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