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遊戲資訊 除夕夜,我用月亮給父親發了...

除夕夜,我用月亮給父親發了條巨型簡訊丨2023科幻春晚

除夕夜,我用月亮給父親發了條巨型簡訊丨2023科幻春晚

編者按

春節,總有一些守在崗位上的人無法回家。

工程師蒙童心駐守在月球基地,建設巨大的太陽能發電站「月光一號」。臨近過年,他即將返回地球,不料「月光一號」突發故障!蒙童心懷著一絲希望,加緊搶修。他能按原定計劃,與已分別了三年的父親相會嗎?

這篇小說從遠離故土、與家人聚少離多的月球工程師角度娓娓道來,深情傾訴了基建人員對家人的思念和牽掛……

月亮代表我的心

作者 | 江波

江波,科幻作家,生於七十年代末,2003年開始發表,作品包括《濕婆之舞》等中短篇小說六十餘篇,長篇小說《銀河之心》三部曲等七本。其作品屢獲中國科幻銀河獎和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是中國硬科幻代表作家之一。

全文約9800字,預計閱讀時間19分鍾

「春節回來嗎?」父親在電話那頭問。

「嗯。」蒙童心按捺著內心的激動,三年了,終於到了可以回家的時候。

「太好了!」父親的聲音帶著幾分欣慰。

掛了電話,蒙童心抬頭,舷窗外半輪地球,碩大而明亮。

三年沒回家了。

然而,快了!還有半個月,地球會再次變成完整的圓,那時自己應該到家了。正好過春節!時間久遠,對春節的記憶都有些模糊了。

呼叫燈閃亮。

斯圖爾特的聲音傳來,「蒙,總部召集所有人開會,我漏了消息,沒及時通知你。我們必須盡快趕過去。你快到六號門,我到那里接你。」

還來不及回應,斯圖爾特已經中斷了通訊。斯圖爾特總是這麼風風火火,他說要抓緊的時候,那真的應該要抓緊了。

蒙童心套上戶外服,鑽出臥艙,匆忙向著六號門跑去。

月光二號基地坐落在靜海平原邊緣,是崎嶇山地和廣闊平原的交界處。六號門正好落在環形山頂上。

蒙童心很快到了門外,斯圖爾特還沒有來。他抬頭看著地球。戶外服的目鏡比艙室的玻璃隔離效果要差一些,地球看上去更加明亮。大氣仿佛一層玻璃,包裹在地球外邊,薄薄一層,晶瑩剔透,讓地球看起來就像個水晶球,可愛極了。想到再過半個月就要回地球,蒙童心忽然有些恍惚,那再熟悉不過的所在竟然有幾分陌生,令人望而卻步。

「蒙,趕緊!」斯圖爾特的聲音從耳機里傳來。蒙童心轉過身,越野車就停在五六米遠的位置,車門敞開,斯圖爾特坐在駕駛座上向自己招手。

「來了。」蒙童心最後看了一眼地球,一跳一跳向著越野車奔去。

越野車沖下環形山的緩坡。

車開出十多公里,便可以看到十多台張著大口的機器正來回遊盪。這些自動機器至少有三米高、十米長,一個個都是龐然大物,其實只是能夠行走的吸塵器。被它們吸過的地方,塵埃和碎石都一掃而空,只剩下堅硬的岩石。地球的光照在一塵不染的岩石面上,迎光面是白的,背光面是黑的,嶙峋的路面顛簸,黑色白色晃成一團。

按照基地規則,通勤的越野車只能在被吸乾淨的區域行駛,避免揚塵。然而時間緊迫,斯圖爾特沒有按照固定路線開,越野車沖向吸塵機群,從震顫的巨大機器旁一掠而過,沖進那沉積著厚厚月壤的荒野里。一道巨龍般的塵埃軌跡即刻揚起,跟在車後,久久不散。

「看!」

順著斯圖爾特的提示,對接塔落入眼簾。粗壯的對接塔有上百米高,遠遠看去像是一座小山丘。塔前排著長龍,吸塵機有序地等著卸貨。聚變廠吞下月塵,吐出來的是混凝土和電。電塔就在對接塔的背後,比對接塔更高,一組三個,粗大的纜線從塔頂伸向四面八方。塔頂紅燈閃爍,提示著人們這是月球上的最高人造物高度。

此刻,在這最高高度的上方,兩架降落機正緩緩下降。

有重要人物來了,這大概是總部緊急召集會議的原因吧!

「人都來了,這一次發射應該不會推遲了。」

斯圖爾特一邊說,一邊把電門踩到底。越野車加快速度,向著對接塔奔去。

對接塔里邊別有洞天。十多米高的穹頂下,上百輛越野車整齊地排列著,卻一個人都沒有,安靜得像是凌晨時分。然而這應該是主基地最繁忙的時刻。

來遲了!停好車,兩人默契地對看一眼,摘下頭盔,掛在車里,一起向著出口跑去。

主廳里黑壓壓一片,擠滿了人。

基地管委會主席郝道一正站在台上發言。

「今天我們將迎來一個歷史性時刻,我們將送出月光一號的最後一塊模組,月光一號將進入最後的總裝調試階段。今天,我們很榮幸迎來了尊貴的嘉賓為我們的新階段剪彩啟動。聯合國太空署主管卡爾耶夫先生,軌道陽光計劃負責人薩根先生,世界發展銀行副主席李冰茹女士……」

伴著主席鏗鏘有力的聲音,一行人從台邊的小門里魚貫而出,在台上依次站定。

蒙童心跟著大家一起熱烈鼓掌,心里由衷高興。這些大人物耗費三天時間,飛越三十八萬公里,忍受超重失重的不適,就是為了見證這個歷史性時刻。他們真的來了,說明月光一號已經無限接近完工的時刻,在月球上奮鬥了三年的所有人們,也終於可以凱旋,可以回家。

隨著掌聲,月光一號的模型被投射在主廳中央,在眾人頭頂緩緩旋轉。三百六十萬片薄膜拼成巨大的圓盤,每一片薄膜都有獨立的支撐,都能獨立調整方向。圓盤在轉動,所有的薄膜也在轉動,整齊劃一,仿佛一盤巨大的白色向日葵。

歷時三年,三百六十萬片太陽能薄膜,全部採用月球的能源和材料,是完完全全的月球製造,這將是人類在地球之外第一個巨型結構體,能為地球提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源。三百公里的直徑,每天傳輸二百三十億度電,滿足全球電力需求的六分之一。它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工程,是最強有力的電站,是最清潔的能源。它是月球製造基地的產品,是全體月球製造人的心血結晶。它是全體人類的財富,是全體人類的驕傲。

蒙童心幾乎拍紅了手。

控制中心暨微波發射站被設計在圓盤中央,是一個淺灰色的小圓點。這個小圓點被放大,很快成了一個巨大的銀色穹頂。鏡頭穿過穹頂,艙室裏白色制服的人們各就其位,忙碌著工作。蒙童心對此再熟悉不過,月光二號的設計和它一模一樣,所有的模塊在上天之前都在月光二號進行過反復驗證。除了重力環境,月光一號天空電站的工作,和月光二號基地的工作幾乎一模一樣。見到自己工作的場景被展示出來,蒙童心的眼角有幾分濕潤。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啊,辛勤的勞動終於得到了最好的結果!

剪刀咔咔作響,大人物們在為最後的發射儀式剪彩。隨著紅色綢帶飄落在地,靜海發射場的畫面浮現在所有人眼前。

十,九,八,七……全場的人一起吶喊。

「發射!」

隨著眾人整齊的吶喊,三枚火箭同時點火升空,很快就成了黑色天幕上小小的亮點。

大廳里沸騰了。人們沉浸在狂喜之中,彼此分享著喜悅和激動。

蒙童心和斯圖爾特擁抱在一起,分開後熱烈地擊掌,又擁抱在一起。最後一批拼裝材料離開了月球,這意味著在月球上奮鬥了一千多個日夜的人們終於完成了使命,獲得了凱旋的資格。

喧鬧的歡騰中,蒙童心向著台上瞥了幾眼。大人物們和月球製造人一樣開心,完全沉浸在成功的喜悅之中。郝主席正掏出手機,貼在耳邊,似乎正接聽來自地球的恭喜,然而片刻之後,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了。

「蒙,今天晚上我們就不回去了。」斯圖爾特從一旁拉過一個同事,「我們要好好慶賀一下,他們說了,啤酒無限量供應,從地球特供來的,千島湖精釀。」

蒙童心的目光仍舊停留在台上。郝主席接完電話,和台上的兩位貴賓交談幾句,幾個人迅速停止了歡騰,跟著郝主席從舞台的側門匆匆離開。

像是出事了?蒙童心隱隱有些不安。

一罐啤酒被遞到手里,醇厚的香氣沖入鼻孔。

狂歡的時刻開始了。蒙童心很快融化在這一片歡樂的海洋中,暫且把一切都丟在腦後。

「調試工程師已經盡了全力,就是沒有辦法讓一百四十四個區塊同時工作,最多隻能讓一半的區塊工作。現象很詭異,每一個區塊都可以正常工作,但是一旦聯網,運行不到十分鍾就會出錯,系統報警,緊急中斷。多次嘗試始終是這樣。他們都是嚴格按照你們給出的方案進行調試的,如果沒有辦法解決,那麼月光一號只能啟動一半,傳輸的電能會遠低於標準。」

主任的話在蒙童心耳邊飄著,像是隔著一層膜,嗡嗡作響,聽不清楚。

一切在月光二號基地都模擬得好好的,甚至進行過預裝試驗。在軌道上進行的只是安裝工作,調整到位,一切都會按照計劃展開。現在卻出了這麼嚴重的情況!

「你們是資歷最長、業務最精的檢測組,最後的一百組模塊幾乎都是經過你們調試檢測才上天的。現在,只有請你們兩位直接到月光一號去現場調試。如果你們都不能解決問題,這個問題可能很長時間都無法解決,那麼我們需要給世界人民一個交代。」

郝主席接上了主任的話。

蒙童心看了看斯圖爾特,斯圖爾特也正看著他。

「我們按照計劃明天就返地了。」斯圖爾特回答。

「你們放心,一切經濟問題都好說,基地還會付出額外的補償。但需要你們同意修訂合同,把駐月工作期限延長三十天。」

准備飛船班次,飛向月光一號,至少需要一周的准備時間,能不能發現故障原因,順利修復,還是個未知數。就算一兩天就解決了問題,要飛回地球,也不是立即就能安排的事。至少也要一周才能有載人飛船返回地球。

能不能解決問題不知道,回家過年的承諾肯定落空了。

「我知道這讓你們很為難,然而月光一號無法順利啟動,造成的損失要以萬億來計算。為了迎接來自月光一號的清潔能源,中國、越南、菲律賓、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都已經做好了火電站關停計劃,兩千多座火電站,就為了騰出電網容量,迎接來自太空的太陽能。如果我們不能按時開始輸送,或者輸送量只有預期的一半,關停火電站的計劃就會被徹底打亂,代價高昂,不說碳排放,整個南海生活圈的兩億六千萬居民,將時刻面臨斷電風險……」郝主席繼續說。

「我可以去。」蒙童心接過郝主席的話。

斯圖爾特聳了聳肩,「到了這個地步,我們也不好推辭。」

郝主席鄭重地點頭,「我代表聯合國能源開發署,代表月光一號項目所有成員,向你們表示感謝!」

蒙童心看了看窗外的地球。地球比前天看上去更飽滿了一些,微微有些凸月的形狀。

再有十多天,就春節了!

「回不來了?」父親在電話那頭問。

蒙童心支吾著,「出了點事,可能還有機會……」

這事很難解釋,月光一號可能無法正常工作,這樣的信息要絕對保密,不可能說給父親聽。

「春節自己過,一個人吃好點!」父親叮囑。

「嗯。」

「在月亮上也挺好,除夕晚上看地球,是不是最亮的時候?我倒是真想去月球看看,可惜年紀大了折騰不起……」

「嗯。」

掛了電話,蒙童心坐著發了會兒呆。

「蒙,你准備好了嗎?」斯圖爾特在喊。

喊聲從主道轉彎抹角,飄進臥艙的時候已經變得微弱。按照約定,兩人應該再復盤一遍線路圖和代碼。蒙童心負責查線路,斯圖爾特負責檢查代碼。

蒙童心戴上AR眼鏡,鑽出座艙,去和斯圖爾特會合。

眼前的世界鋪上了一層數字裝扮。隱藏在鋼鐵蒙皮下的線路走向,連接處的電流大小,電導、電感、電磁場……各種看不見的物理量被准確地標注出來,隨著蒙童心的手勢而變化。這樣的情形他已經和斯圖爾特配合過無數次,滾瓜爛熟,成了肌肉記憶。

他順著一條半米寬的鐵皮向前,在月光一號上,這就是薄膜的中脊,所有薄膜的中脊會連接在次主脊上,次主脊再連接到主脊。三十六根主脊像傘骨般張開,一節節主脊塊相連,在太空中延伸一百四十五公里,撐起整個盤面。月光二號基地沒有那麼大,只模擬了一節主脊,長度五公里,和人腰身一般粗細的電纜一束五股,縱貫其中。

蒙童心順著中脊轉到次主脊,又很快進入主脊艙。模擬運行繼續進行,數據一路變化。斯圖爾特不斷更新運行模擬案例,情況看上去一切正常。

「郝主席的要求,你怎麼答應得那麼快?」斯圖爾特突然問。

「不然呢?你不是說我們也不好推辭嘛!」

「是啊,但你先答應了。我還想說你可以回地球,我留下,另外給我搭配個巡檢員也行。」

「看來你認為我的能力無足輕重,誰都可以替代。」蒙童心開起了玩笑。

「不不不,你不是三年沒回去了嘛!我半年前返回過一次。」

「沒事,也就一個月。丟下你一個人我可做不到,再說,我們得解決問題,我和你配合默契些,說不定就差在這一點上了。」

「但原本你可以趕上春節。」

這話讓蒙童心微微沉默,隨即回答「沒關系,我已經提前打過招呼了。」

「你都和我說了很多遍了,春節是中國人最重要的節日,這次一定要回去。」

「是啊!但我們得先修復月光一號。我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當然不會發現任何問題!如果模擬能發現問題,也不會現在才暴露出來。檢查到完全並聯情況我們就休息,養好精神,到現場我們要有百分之兩百的狀態。」

所有的數字都是綠色,一切正常。

蒙童心正打算關閉虛擬界面,四個漢字突然飄了進來。

新春快樂!

「我的漢字沒寫錯吧?」斯圖爾特問。

蒙童心笑了笑,「這不是去年我寫給你看的字嗎?你存個檔就成了你的字?不過……謝謝!回地球了按中國的習慣,請你吃飯。」說完一擺手,將虛擬界面從眼前抹去。

月光一號比想像中更龐大。五公里長的月光二號已然是一個龐然大物,這高懸在靜止軌道上的太陽能發電站簡直就像一顆小星球。

一百四十五公里長的主脊仿佛一條天路,直通向天宇深處。一條拉索從控制中心沿著主脊向前,行走車就固定在拉索上。行走車每小時可以開出五十公里,抵達主脊的盡頭需要三個小時。整個月光一號有三十六條主脊,僅僅巡邏一遍就需要四天半時間。

蒙童心順著第八主脊移動。

眼前是一塊塊薄膜拼成的原野,閃著七彩的光澤,遼闊無邊。這些薄膜在一個平面上延伸將近一百五十公里,比地球上望的還遠,看起來無窮無盡,令人望而生畏。

檢修這樣龐大的面積,可不是兩個人在一周內能解決的事。

「大部分系統都是正常的,問題出在最後的環節。」斯圖爾特繼續分析問題,「一百四十四個區塊全部拼在一起會出問題,分開就正常,我們只能從接合部位開始分析。你就位後告訴我,我開始運行調試程序,小心點,主脊上的電壓可是一百萬伏特,真正的一百萬伏特,你可不能鑽進去。」

「嗯,我快到15664節點了,准備好了告訴你。」

15664節點是第八主脊的中間點。主脊的中間點彼此相連,將平面劃分為內區和外區。內區和外區獨立運行都很平穩,一旦同時運行,就會發生紊流現象,彼此干擾,形成強大的電流沖擊,應急保護系統自動響應,癱瘓整個系統。這樣的情況反復發生,卻始終找不出原因。

巨大的整流器出現在蒙童心眼前,「15664」,白色的數字刷在鉛灰色的蒙皮上,很是醒目。

蒙童心停車,向著整流器靠過去。沒有引力,身子輕飄飄的。蒙童心不得不伸手抓住主脊表面的抓手,憑著臂力向前移動,姿勢像是在爬行。他抬頭看了看前方,原本遼闊的平面豎立起來,自己仿佛在攀爬一座無盡的高牆。這感覺和月光二號基地的模擬艙大不一樣。

太空行走和月球行走的差別太大了!

蒙童心向前爬了十多米,站在了整流器旁。拉開保護罩,將診斷盒接好。中指和食指並在一起,在眼前一劃,啟動虛擬螢幕。

各項數據在整流器上跳躍。

「對接完畢,可以開始試驗。」

說完蒙童心緊緊地盯著眼前的螢幕,等待著電站啟動。

電流和電壓都開始飆升,腳下同時傳來輕微的震動,耳機里時而響起一絲噼啪的響聲。

一切正常。運行了足足有十多分鍾,沒有任何異樣。蒙童心微微有些懈怠,心不在焉地四下張望,突然間,只見薄膜平面的盡頭露出一小片藍色,飛速變大,很快,巨大的球體幾乎覆蓋了半個天空。在月球上,地球雖然無比碩大,卻也只占據著一小塊天空,而且固定在特定的位置,並不會起落升降,習慣了也不會再感到壓迫。而這薄膜盡頭的地球快速升起,就像一堵鋪天蓋地的巨牆正向人壓過來。蒙童心的心頭一陣緊張,不由向後退了一步。幾乎就在同時,虛擬螢幕發出一聲尖銳的警報,電流在一瞬間升高,擊破紅線,隨即歸零。

「啊!」蒙童心不由輕輕喊了一聲。

「蒙,你那兒什麼情況?你沒事吧!」斯圖爾特緊張地問。

「我沒事。剛才你看到什麼了。」

「發生了中斷,但不是在你那兒。」

「在哪里?」

「39877,在二十五號主脊上。」

「又跳了!」

「是啊。」

兩人微微沉默。

「再來一次嗎?」斯圖爾特問。

「至少要間隔兩個小時才能啟動電網。」蒙童心帶著幾分沉鬱回答。這幽靈一般的故障,跳躍出沒,就像是故意在和人類搗亂。他抬頭望了一眼高大的整流器,心頭滿是疑惑。

究竟是什麼引起了故障,總在不同的主脊間跳來跳去!八號主脊和二十五號主脊之間相距一百多公里。這樣的情況,在月球上的確無法模擬。

沉思中,他不經意間抬頭,只見地球正掛在半空,藍色的海,綠色的森林,白色的雲,黃色的沙漠,醒目而刺眼。月光一號在赤道上空,正對加里曼丹島,看過去中國南海一覽無余。長江和黃河的形狀,就像在地圖冊上見過的一樣,晨昏線正逼近長江入海口,上海的一天又要過去了。

大概還有一周就春節了!他不由有些走神。

「蒙,先回調度中心吧,我們和架構師再討論一下。」

「我馬上回。」蒙童心戀戀不舍從地球上收回目光,轉身向著軌道車靠近。他再次趴在平面上,完全依靠臂力拉動身子。世界再次旋轉,地球轉到了腳下,緩緩抬升。

在這太空世界,大概最好忘記上和下,世界隨時可能顛倒過來。

蒙童心爬進車里。軌道車順著主脊疾馳,薄膜平面無邊無際,快速向後退行。

蒙童心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39877節點應該也是一個中繼整流器,至少跡象和原來是相似的。如果任何一個中繼整流器都可能出現意外,這太空電站,將永遠沒有辦法正常運行。

反復測試,反復觀察,反復分析。

現象變得越來越清楚,根本原因還是讓人無從琢磨。故障的確發生在中繼整流器上,而且在各個主脊的中間點位置發生的機率最大。其他的四分點,三分點偶爾也會發生。

「實在很難說有什麼規律,目前看起來,唯一的跡象就是電流不能過大,三萬安培左右是個臨界值,一旦超過三萬安培,故障就隨機發生在各處。」

「也不是各處,是特定位置。」蒙童心指著結構圖上一個發亮的點,「這兒發生過三次,最多。」

他指著的位置是221216,是第三十六主脊的中間點。

「模擬數值最大可以到十萬安培,三萬安培遠遠低於設計值,無論如何也不應該發生問題。」斯圖爾特狠狠地撓著腦袋,似乎想要把頭發都揪下來。

「我們忽略了什麼。」蒙童心皺著眉頭說,「既然這種故障能夠在整個電站的范圍內發生,它一定有個普遍原因。」

「得讓郝主席再找幾個專家來,這不是我們兩個人能解決的事。」

「他肯定已經在找人了,只不過也很難找到比我們更熟悉這事的。我們搞不定,換人也一樣,換人就像撞大運,郝主席還是只能指望我們。」

蒙童心說著穿好了戶外行走服,「我去221216節點,這一次我入艙,看看究竟艙內發生了什麼。」

「那是百萬伏特高壓區!」

「我查驗過了,行走服可以承受一百五十萬伏特,不被擊穿。我離導線遠點,不會有事的。」

「強電磁環境無法通訊,再說,也未必能發生啊!」

「多試幾次,總會遇上的。我在艙里不會有事的,情況不對我直接斷開整流器。」

蒙童心笑著說,心里知道斯圖爾特知道這不過是個安慰,這些超高壓器件真出了問題,誰也來不及救。

「我們應該想個更安全的法子。」

蒙童心拍了拍行走服,「一百五十萬伏特,還能怎麼安全?」

測試繼續進行。

蒙童心就位的時候,地球正好運行到天空中央。晨昏線跨在東海上,上海又是黃昏時分。

按照計劃,太空電站應當已經給地球供能了。最不濟,以一半的功率運行,至少也可以提供每天幾十億度的電。只是一旦開始輸電,想要停下就更難了——不可能要求電網調度這麼大量的電能,只能讓一些城市斷電。自己和斯圖爾特在這里每消耗一天,都意味著數以百億計的經濟損失。

這次一定要搞定!他暗暗鼓勵自己。

視野中突然跳出一個提醒,只有簡單的兩個字:電話!

這是前些天設置的提示,除夕夜的六點要給父親打個電話!蒙童心抬眼看了看地球,此刻的上海,大約正是晚霞滿天。父親可能和他的朋友們用完了年夜飯,正在家休息,等著看春晚。他還以為兒子仍舊在月球上,被隔絕在地球的另一面,卻不知道此時此刻,兒子正在三萬六千公里的高空望著家鄉。

今天是除夕夜!

晨昏線已經吞沒了上海,整個中國大地正逐漸進入黑夜,亮麗的燈光顯露出來。

今晚會成功的!一個念頭突然沒來由地冒出來。

蒙童心拉開艙門,雙腿微微一蹬,鑽進了整流器艙里。

整流器艙里靜悄悄的,一團漆黑。頭燈的光芒照亮眼前一大片,再遠處仍是一團漆黑。粗大的導線沿著十米直徑的管道向前向後,沒入黑暗。

黑暗中仿佛潛藏著什麼怪物,讓人有些害怕。蒙童心定了定神,向前移動一小段,正對著整流器停下。

似乎有些不一樣!在月球上,自己曾經無數次站在整流器前,無數次端詳這個龐然大物。此刻再一次看著它,卻似乎又有些陌生。總有什麼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我准備好了!」蒙童心向斯圖爾特說。一旦啟動,整個艙室都會被強烈的電磁場覆蓋,任何通信都會被截斷。

「十秒計時。」斯圖爾特簡短地回答。

每一秒都像是沉重的鉛錘落在沙地上。

電站啟動了,又中斷了。飆升的電流在儀表上留下痕跡,在三萬零六百安培的時候出現中斷。中斷點是124457。

再一次,中斷點是327809。

再一次,中斷點是230112。

「蒙,是不是先暫停一下?」

「再試試吧!我們今天一定要弄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故障發生在別處,眼前自然不會有什麼跡象。但曾經在這兒發生過三次,一定還會再次發生。

「你身體有什麼異樣感覺嗎?你已經累計在超強電磁場里停留了十六分鍾,要不然我們明天再試試?」

「我沒問題。到了這個地步,至少我要親眼看見它發生一次,說不定再來一次就發生了。」

斯圖爾特微微沉默,「好吧,我和調度員再協調一下。你先休息一下,准備好了我通知你。」

蒙童心鑽出艙外,眼前豁然一亮,不由重重地吸了一口氣。扭頭望去,地球正從薄膜平面上升起,光輝燦爛,一下子讓世界顯得更為明亮。

蒙童心的心頭咯噔一下,就像是有什麼東西突然沖開了關竅,頭腦中頓時一片空明。一股涼意散入四肢,他不由打了個寒顫。它就在那里,怎麼就沒想到呢!地球,是地球啊!

在狂喜中蒙童心接通斯圖爾特,「斯特,你能把所有的故障發生的時候,相對地球的位置算出來嗎?」

「怎麼?」

「電站在自轉!電流會切割地球磁場!」

斯圖爾特一下子明白過來,「我馬上驗證一下。」

等待斯圖爾特查驗結果的時候,蒙童心抬頭望著地球。大半個地球已經陷入黑夜中,剩下明亮的部分如同一柄巨大的彎刀。當地球完全陷入黑夜,就是零點時分,新年就到了。

趕在新年之前解決問題,這大概是天意!

斯圖爾特的聲音再次響起,無比興奮,「真的,你說的是對的,發生的時刻導線垂直於地球磁場,都是洛倫茲力最強的時刻!」

果然如此!蒙童心也激動起來,然而強迫自己冷靜,「下一次221216關聯的導線切割磁力線是什麼時刻?」

「啊,你還想驗證一下?」

「當然,我們還要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故障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下一次……是月光一號時間十一點零三分。」

「那我們十一點再試一次,我進去觀察。」

「我猜,是導線發生了輕微的移動,造成一個瞬間中斷。」

「嗯,我想也是……」

再次從艙里出來,蒙童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輕松。

就在系統中斷的同時,整流器兩邊總直徑六米的導線束微微跳動,左右錯開,然後又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恢復了原狀。

這可惡的隱形殺手終於被抓到了!

剩下的工作,大概是對整流器稍稍加以調整,用卡鉗將導線完全固定住。所有的中間點,三分點,四分點……凡是兩條導線對接的位置,都要進行一次檢驗加固。需要調整的位置很多,但調試工程隊的上百號工程師,可以很快解決這些問題。也許明天,月光一號就可以正式並網供電。

地球再次升上來。整個地球幾乎都沉浸在暗夜中,只剩下如弓背般的一絲亮弧,歐亞大陸、非洲、大洋洲……沿著海岸和公路,人類的城市點亮一片片輝煌的燈火。

文明的燈火,要用電來點亮,將來的電,都要從太空里傳輸下去。

蒙童心看著眼前的景象,心里滿是寬慰。

「蒙,正好趕上時候,要是你父親還沒有睡,你可以給他打個電話。他能看見月光一號。」斯圖爾特提醒他。

蒙童心萬分感謝,撥了父親的電話。

電話通了。

「爸,新春快樂!」

「這麼晚才打來,我等了一晚上呢!」

「剛才完成了一個重大任務,現在終於可以鬆口氣。」

「啊,自己要小心啊,別累著了!」

「嗯!我現在可以看見你呢!」

「什麼?」

「我可以看見你,我在月亮上!」

「除夕晚上哪有月亮?」

「是月亮,你到窗邊往南看,人造月亮!」蒙童心咯咯笑了起來,「我就在那兒,正往下看呢!我能看到上海。」

「啊!你到人造月亮上去了?」

電話里傳來一陣噔噔的聲響。

「啊,真的。」

父親大概已經站在了窗邊。

「這比十五的月亮還圓啊!」父親的聲音透著驚喜,「新春快樂!你還能在月亮上打字!」

「啊!」蒙童心微微驚訝,隨即意識到這是斯圖爾特送給自己的新年禮物。讓薄膜區塊稍稍錯開角度,就能讓地面上的人看到不同深淺的反射光,構成圖案。斯圖爾特居然留了這麼一手!

蒙童心哈哈大笑,「沒錯,我寫的字!」這不算撒謊,因為斯圖爾特的字,根本就是自己寫給他,他當作圖案保存下來。

「好,好!新春快樂!我可能看見你了,上邊有個小黑點。」

隔著三萬六千多公里,父親不可能用肉眼看見自己,然而蒙童心寧願相信父親看到了自己。

「爸,新春快樂!明年我就在家過節了。」

「新春快樂!」父親的聲音像是樂開了花。

掛了電話,世界變得格外安靜。

蒙童心挪到桁架最邊緣,弓下身子,伸出兩腿,讓自己坐下來,又繞著桁架轉了一百八十度,讓地球位於自己腳下。這個角度看地球比較舒適。

一首兒歌在腦海中浮起。彎彎的月亮小小的船,小小的船兒兩頭尖,我在小小的船里坐,只看見閃閃的星星藍藍的天。此刻地球的上空,沒有月兒彎彎,只有皓月如盤,將來,人們還會看到更多的月亮,更亮的月亮。

他不禁微微一笑,伸出的腳輕輕晃了兩下。

腳下,地球已經完全沉浸在夜色中,中國人正迎來新年的煙花和鍾聲。

燈光點亮了海岸線,依稀中能看出大陸的輪廓。燈火輝煌的大城市仿佛一顆顆明珠,點綴在黑漆漆的大地上,一條條干線將它們串成串,串成網。船隊航行在海面,細小的燈火連成一線,穿過深淵般的大海……整個地球都盪漾著蓬勃的生命活力。

沉浸在夜色中的每一個人,抬頭就能看見新的月亮。他們不會知道今晚發生在這新月亮上的故事,但是新月亮的光,會照亮他們每一個。

這月亮,就代表我的心意吧!

我愛你們!新春快樂!

(完)

視頻

科幻作家江波拜年

最有「陪伴感」的幻想作品:與月亮有關的古詩

播客

點擊收聽銩銩科幻電波·新年特輯 

除夕夜,我用月亮給父親發了條巨型簡訊丨2023科幻春晚

除夕夜,我用月亮給父親發了條巨型簡訊丨2023科幻春晚

除夕夜,我用月亮給父親發了條巨型簡訊丨2023科幻春晚

2023科幻春晚合作夥伴

青年文摘 bilibili 微博文學 BBC英劇 BBC《神秘博士》《三體·引力之外》沉浸式科幻體驗 IMAX 科大訊飛 角川青羽 阿狸 52TOYS 摩登天空視覺創意廠牌MVM 星之所在 博集天卷 森雨漫 後浪出版公司 讀客文化 悅讀名品 新星出版社 次元書館 賽凡科幻空間 磨鐵有狐 大魚讀品 《探險家學院》 八光分文化 中信出版社 譯林出版社 Underverse攜主理人Ashley Wood 小宇宙APP

2023科幻春晚播客聯動計劃參與節目

拼娃時代 播客志 午夜飛行 原湯話原食 驚奇電台 仙境之橋 基本無害 英美劇漫遊指南

責編 水母

題圖《月神》截圖

主視覺 巽

除夕夜,我用月亮給父親發了條巨型簡訊丨2023科幻春晚

除夕夜,我用月亮給父親發了條巨型簡訊丨2023科幻春晚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