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遊戲資訊 里程碑,樣板戲與公共領域—...

里程碑,樣板戲與公共領域——無情節劇透聊聊《流浪地球2》

一篇嘗試獨立思考的影評,寫給獨立思考的機核。

簡單聊聊《流浪地球2》,僅代表個人觀影體驗,可能受觀影時間、精神狀態、觀眾素質等一眾因素影響,不具備代表性。

封面選擇前作,避免商業因素。電影相關圖片均截圖自官方預告片,拒絕攝屏,從我做起。

里程碑

里程碑,樣板戲與公共領域——無情節劇透聊聊《流浪地球2》

特效、構圖、將硬科幻視覺化的想像力,《流浪地球2》交上了一份相當優秀的答卷。淺薄的我從影片視覺化的完成度也能看出國內電影工業的進步,這些大家都在夸,有人比我更會夸,不贅述。

關於《流浪地球2》的一些贊美,我相對不太認同的是「里程碑」一詞。對比《流浪地球》前作,我個人總覺得續作缺少些什麼。私以為,是敘事邏輯的缺失、精神內核的相對干癟。

前者而言,一是相對鬆散的敘事。不同於三段論的電影(當然三段論未見得一定優秀),影片接近3小時的片長串聯了相當多的大大小小的關聯性相對不強的衝突,但對衝突爆發的原因挖掘並不清晰,其中的關聯度也缺乏推敲。如若將宣傳片中的數字孿生當做故事的暗線也未嘗不可,但留白是留白,空白是空白,不應該混為一談。電影中不乏優秀的點子,「人類股骨」、「數字孿生」這些我覺得有趣的概念頻出,但優秀的概念也不代表優秀的敘事。《三體3》結尾處爆炸式集中式的點子挑出一個就能延伸出一部優秀的小說,可不多的篇幅再優秀也需要延伸才能完整。

其二,內核的缺失體現在對立面的蒼白。數字孿生為何不能替代流浪地球方案?我一邊在回憶去年觀看國內元宇宙論壇的經歷,戴錦華老師等相對持保留或反對意見的學者觀點都有著通俗的表達,其中戴錦華老師選了《黑客帝國》來論證她的觀點。說回電影,當我期待這部電影能有什麼表達能讓預告片中的「數字孿生」成為「流浪地球」的有力競爭者時,一部片長快3小時的電影卻選擇用一群宗教狂熱般揮舞著武器燃燒瓶的極端分子對整個「數字孿生」團體進行了刻畫,僅劉德華飾演的角色展現出人物的完整性,卻也缺乏代表性。粗暴的描寫方式也使得「暗線論」愈發難以立足腳跟。懷著對觀點碰撞的期待零劇透看電影的我仿佛回到了看《懸崖之上》時的境遇,原本期待的內容成為了麥高芬,帶有些遺憾。

里程碑,樣板戲與公共領域——無情節劇透聊聊《流浪地球2》

如果說《流浪地球》是中國科幻電影中體現電影工業水平發展的里程碑,我覺得並不算夸張,但當人們瘋狂吶喊對著續作也這樣表達時,我有著一絲隱憂。樣板戲與公共領域樣板戲是指過去一段時期被樹立為「革命樣板戲」的以戲劇為主的二十幾個舞台藝術作品的俗稱。最初分別見於1965年3月16日上海《解放日報》刊登的署名「本報評論員」贊揚《(京劇)紅燈記》的文章。

戴錦華在聊到樣板戲的時候提出了一種相對十分激進的觀點,即「衛兵式的審美」,這大致是一種對價值觀等道德層面進行嚴格審查式的審美,她大致持反對意見。

里程碑,樣板戲與公共領域——無情節劇透聊聊《流浪地球2》

我個人對工業化的作品也並不反對,人們談及《流浪地球》,對其展現的電影工業水平基本都呈現高度贊譽,而《流浪地球2》同樣是一部畫面相當精美的電影,即使我搶票沒有搶到IMAX,也能在38元票價中透過畫面和聲音設計的一些細節,看出創作者的巧思。

里程碑,樣板戲與公共領域——無情節劇透聊聊《流浪地球2》

里程碑,樣板戲與公共領域——無情節劇透聊聊《流浪地球2》

中國電影海外票房一直是一個很大爭議的事情,在此不詳談。但當人們相互比較著中外電影的優劣時往往也會用中餐和外國菜這樣簡單粗暴的方式進行劃分。用嚴苛的道德審查審視電影內容會讓大量優秀的(此處僅我個人觀點)電影成為遺珠,就像朴贊郁、金基德、伍迪艾倫他們飽受爭議的個人表達一樣。

前作的飽和式救援等中國式科幻元素在這一步中仍有著多出體現,而結尾處的犧牲對「個人英雄主義」的否定和對集體的贊揚不能說不妙。「大同」更多成為一種表達的目標,但表現欠缺。電影投入了大量鏡頭描述不同地區的人,卻也蜻蜓點水。在描寫不同國家的武器時強調了俄羅斯武器的設置的特殊性(沒有保險)也難以稱為對文化差異的描寫。人們厭惡刻板印象,但再好的作品視覺化表達中也難逃這個問題。

立體地呈現整個世界就像建造巴別塔僅僅讓不同國度的人說不同音調卻內容相似的話,穿不同的衣服,坐在不同的房間里,再用快節奏的剪輯草草完成對群像的描寫相對缺乏代入感,觀眾看後算是草草經歷一遍視覺奇觀。值得稱贊的群像描寫在我看來則是一位群演優秀地在想像中將自己和家庭帶入到生死存亡時的流涕。那一刻這個世界顯得格外真實。

「電影延長三倍人生。」如果給自己打上了思想鋼印,那電影在造夢上的作用便消失殆盡。哈貝馬斯提出過「文學公共領域」的概念,在這里粗暴地將影評也放入其中,倘若表達也在領域中自我閹割,那這樣的公共領域或許也會萎縮。或許,信息的繭房從里面看變大了,從外面看卻變小了,就像《神秘博士》的塔迪斯一樣。

現在網上不乏「你不攻擊我我就要攻擊你」的督戰隊,但倘若影評這種曾經十分具有指導性意見(當然是學界人士,與我無關)也被督戰隊裹挾,那指導性便無從談起。正如大劉所說的那樣,生存最大的障礙不是弱小和無知,而是傲慢。

說句題外的,這次想到樣板戲也是遇到了恰如長輩當年在村頭巷尾觀看那些電影作品的熱鬧場景一樣的觀影體驗,嬉笑聲、喧鬧聲、屏攝不絕,也算別有一番滋味。

總結

說的有些超出電影本身的范疇了,但我還是認為《流浪地球2》絕非一部爛片,縱使在剪輯、敘事邏輯、精神內核上存在著瑕疵,也不意味著這就是一部爛片。

它有著適度的笑點,足夠吸引眼球的視覺效果,演員們的精湛演技。它是一部不錯的電影,但不是前作那樣具有影史價值的電影。觀看影評不只是期待著回響,也應是一種對作品內核以及價值的凝視。被意見裹挾的影評喪失了批評和指導的價值,也就沒有必要寫了。

就我個人而言,對電影打分的目的更多是讓用戶從更多人的觀影體驗出發,提出普適性的意見,在這里不贅述我的分數。李雪健老師的表演相當優秀,綜述存在缺點,但仍然不失為一部春節期間不錯的片子。它帶給你的,至少沒有「單身是狗」等價值觀的強硬灌輸。

李雪健老師的表演也無可挑剔,由於病痛導致的聲音的缺陷,被AI修復補全成了其應有的樣子。

里程碑,樣板戲與公共領域——無情節劇透聊聊《流浪地球2》

造夢,是電影完成的,入夢,取決於觀眾。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