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遊戲資訊 對話《流浪地球2》製片人龔...

對話《流浪地球2》製片人龔格爾:「20萬字世界觀不夠用」

​​看完《流浪地球2》,第一感受是「給的實在太多了」。上次這麼實誠的還是大劉寫《三體》。有人做了張動圖如果《球1》是推開中國科幻電影的大門,《球2》就像是把門撞開。從1到2的躍升如何做到?來看看主創分享的深度幕後。

未來局的銩銩科幻電波與《流浪地球2》製片人、編劇龔格爾進行了一次映前對話,里面不僅有主創團隊熊熊燃燒的赤誠,還展示了《流浪地球2》的創作手法、態度與職責。本土科幻電影里,這種專業程度史無前例。

科幻不是一層皮,它可以是核。鑄造這個「核」需要什麼東西?龔格爾老師的回答再次道出了「科幻」二字的含義和重量。

「是部科幻片」不是最低,恰恰是最高的要求。大眾眼中瞠目結舌的數字、硬核的細節,往往只是科幻電影的常規操作。只有每個環節上的人都深刻理解「科幻」這一類型需要什麼、意味著什麼,中國科幻電影的巨輪才會滾滾向前。

本文整理自銩銩科幻電波 Vol.288「獨家對話《流浪地球2》製片人龔格爾這是劉慈欣氣質的科幻片」,「亮點」包括但不限於郭導說要給觀眾提供高信息密度的電影,20萬字世界觀愣是不夠用劉慈欣式實誠最驚艷的太空電梯「屬於常規操作」,難點是用非CG手段還原年輕的吳京、劉德華和李雪健,聯合國場景均為實拍攝影技術升級,「倒逼」現場所有道具不能瓢、不能彎、不能不對稱……《流浪地球1》後被觀眾調研「希望在2中看到中國科幻電影的進步」「嚇尿」,收到的建議是「不要拍2」,但還是硬著頭皮做了「飽和式科學顧問」科學家24小時在線擔任知心大哥/大姐,半夜被迫回答「兩個科學家在電梯里應該聊什麼」等高難度問題……一、初心Q您說《流浪地球2》「是一部真正的科幻片」,「科幻」體現在哪兒?

龔格爾其實我沒說「真正的」,咱就是科幻片,但你腦補的挺好,如果能夠被咱科幻迷自己人認為是科幻片,我是特別榮幸的。電影分好多不同的群體,商業片是大劃分,底下還有很多亞層,比如幻想類電影是一個小亞層,下面還有魔幻、奇幻、科幻,所以科幻迷真是自己人當中的自己人,您要是去電影院看電影就已經屬於支持了,要是看完《流浪地球2》還覺得這是一部科幻片,我就覺得從15年忙到現在沒白忙。

科幻片,最大的特點就是影片發展的脈絡需要富有邏輯,沿著合理的因果關系發展。為什麼呢?因為它是來自於科學的幻想。而科學要求有一個可以成立的假設,只要沒被推翻就行。電影也是一樣。科幻電影應該基於現有的科學理論進行幻想,但這個幻想過程本身也要遵循科學規律,而不是說我為了設定編一個,你愛認不認。古代有神話,是因為當時沒有科學這套整體的思維體系,(古人)基於樸素的對世界的觀察和理解編了一個故事,幫助人認識世界。科幻是在有了科學這套理論之後,人們無法完全用神話故事說服自己,(借用了)科學這套迄今為止最能服眾的邏輯。

也許未來還有比科學更棒的東西,但起碼現在為止,我覺得它(科學)是滿足人類想像力,又能說服自己的最合理的載體。我說《流浪地球2》是科幻的,其實就是說我們幻想的挺多,但都是合理的推演。二、升級Q《流浪地球2》非常硬核,它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故事跟技術的靠近,一個是製作上的硬核,尤其是視覺效果肉眼可見的提升。第二部製作上到底有哪些全面升級?

龔格爾:2019年上映完之後,我們做了一次映後調研,請大家對影片進行評價,說出後續期待,結果有個選項顯示,80%的觀眾對《流浪地球2》的需求都是要看到中國科幻電影的進步。

Q相當於觀眾把整個對中國影視行業科幻類型的希望完全寄託在了《流浪地球》之上。

龔格爾:是,所以這個選項把我們嚇尿了。當時我們得到的建議是:不要再拍《流浪地球2》,因為成功幾率太低了,「中國科幻電影的進步」這個要求也太模糊、太重了。要是為了掙錢,我們真的不應該拍這個。但是我們想,這個事總得有人做。人家《星戰》為什麼能一集一集拍?除了受歡迎,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有人不斷給土壤增加養分,剩下的就交給觀眾了。我們就是負責鋪路,把土壤弄肥沃點。過去三年大家都挺不容易的,這個項目又要滿足這麼高的期待值,可想而知拍攝這部片子的經歷確實非常豐富,難度非常高。這是(關於技術進步)大的情況。

小的情況是,我們在前期籌備、製作理念、拍攝期間和後期視效製作上,都引入了很多新技術。這些細致的點最終結合為大家肉眼可見的每一幀。觀眾可能第一眼看上去覺得是升級了,但也說不出是哪。如果6個月之後(影片上線流媒體後)您再截張圖,跟《流浪地球1》比一下,就會發現嚯!這差別也太大了。

Q:可不可以講兩個具體的例子?

龔格爾:首先,我們全程使用阿萊65毫米膠片的全畫幅攝影機去拍攝,光這一個玩意就把我們折騰壞了。大家看到諾蘭老師經常拿個IMAX攝像機綁著飛機就扎海里了,人家是真有錢。我們沒這麼多錢,用這個畫幅就意味著:毫發畢現。拍出來的素材就是6k精度,意味著畫面中的每一個細節,觀眾基本上都能看清楚了。反向考驗就是,拍攝現場所有東西都要升級。

科幻里有很多工業場景對吧?對於工業設計和工業品,大家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感知,就是它應該是筆直的,規模化的,整齊劃一的。實際拍攝中,假如休眠艙彎一點,不那麼直,我光遮一遮就糊弄過去了,但是這6k一上來,IMAX一上來,光打得就亮,屋里東西但凡有點瓢、有點彎、有點不對稱,觀眾就會覺得山寨了。而且這玩意後期也救不了,因為量太大了。

再來一個例子,我們整個劇組的常駐人員,第一部有7、800人,這一部達到了1900多人,管理難度太高了。而且我們是2022年前後拍的(有疫情防控的任務),再加上幾百、上千的外籍群演,人最多的時候每天全劇組好幾千人。第一部還會克制一下場景里的人數,這一部就咣咣咣加人,海外的人多,海外的景也多,還有聯合國的場景。一部影片的規模雖然不能用人數來判斷,但是它確實是其中一個變量。各位可以想想,要讓幾千人在一個小時之內都吃上熱乎飯得有多可怕,跟打仗一樣。

三、規模

Q:你們在《流浪地球1》之前就認認真真做了世界觀設計,這些大量的基礎工作直到今天都有很多粉絲在逐幀咀嚼。《流浪地球2》的世界觀又做了哪些拓展和修改?

龔格爾拍1的時候,雖然有三部曲的構想,但是我們都沒想過還能繼續拍。拍2的時候就發現,當時設計的一些世界觀得「吃書」了,是會有一點點變動。另外就是,1的世界觀更多是給予我們一個抓手,讓人能夠感受到這個世界,可2的世界觀就完全不是這個作用了,它變成了整個製作的核心訴求,你要很真實地去展現它了。

《流浪地球2》不是一人一事一線到底的72小時營救故事,它是一個有點史詩感的故事,講述的是劉培強、圖恆宇、周喆直這三個主要角色和他們身邊親人朋友的一生。

在這種情況下,經常會有人問:這個時間點他們在幹嘛?這個時間點世界發生了什麼?這不是說大家閒著沒事隨便問問,而是美術設計說,現在是2044年,(場景)後面大概有400個張貼物,寫什麼?這時候就需要世界觀了。所以前面設計的20萬字世界觀根本不夠用,將將填滿。拍攝過程中所有科學顧問24小時在線,幹嘛?接熱線,化身知音大哥大姐。這次的科學顧問分為理論物理組,天文組,地球科學組,還有人工智慧、基礎材料、力學、航空航天、軍事、科技等組別。看起來很爽,乾的時候可就不是了。比如人家明天有一個報告會,我們凌晨兩、三點打電話:老師請教一下,我們電梯背景里有兩個很高階的科學家,他們正在聊天,應該聊什麼?人家說你大晚上的問我這,實在編不出來。

Q:飽和式科學顧問。而且你們很會「用」科學顧問,因為現實中的科幻學家不僅關心電影的技術細節,還關心科學家是不是這麼想的,是不是這麼穿的,是不是這麼做表情。本土科幻電影里,這種專業程度到現在為止是史無前例的。

龔格爾:像圖恆宇、馬兆他們在所里的級別是什麼,科室互相之間什麼關系,都設計了。最後20萬字的世界觀達到了一個什麼量級,就是沒能完全匯總在一起。比如背牆上寫的這公式現在就需要,老師只能現編,最後全都碎片化,已經整理不出來了。力學所的韓老師曾經給我們專門編了一套題,是劉培強他們關於太空電梯的考試題,從數學到力學各方各面都有,說等影片一上映就讓學生開始答。

Q:中國科幻的版圖可以有多大,《流浪地球》給我們開了一條路。從大劉的一個短篇出發,可以看到里面的想像空間有多大,票房有多大,可以創造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從而讓多少人就業,培養多少人才,可以多大程度上推動一個空白的產業走向成熟。謝謝你們,真的沒想到你們真的還要再往前走。

龔格爾郭帆導演的想法特別堅定,他就是想對得起觀眾,對得起大劉,確實是竭盡全力了。舉個例子,郭帆導演在編劇的時候說,我們要給觀眾提供高信息密度的電影。什麼意思呢?他觀察到好萊塢現在的電影,包括超級英雄電影里的場景,幾乎沒有重復的。按說傳統電影的製作邏輯是,這個是主場景,做得繁雜一點,那個是過場,做得簡單一點,然後盡量在主場景里多拍些戲。但是好萊塢現在套路變了,從開頭到結尾,場景不重復,它就沒有主場景,因為觀眾對信息的吸收能力太強了。咱們開玩笑說現在的年輕人兩倍速看片子,還有時間發彈幕。所以《流浪地球》也得追上去,不追的話會落伍。四、手法/主題Q《流浪地球1》出現了許多「很大劉」的原創,比如把引燃木星稱為「劃火柴」,把生活中最日常的東西與最不可思議的東西直接劃等號,用樸素的比喻製造震撼,就是劉慈欣的寫作手法,也是《流浪地球》的創作手法。《流浪地球2》是如何貼近劉慈欣氣質的?

龔格爾我們做到沒做到不知道,這個得看觀眾。我們只是嘗試著從劉慈欣老師的忠實讀者的角度去理解《流浪地球》的世界,但是我們理解的信息池並不是只來自於《流浪地球》,而是劉慈欣老師的所有作品。雖然我們不會直接用其他作品的設定,但會從作者的角度出發,嘗試著在影片當中直接表現劉老師作品中使用過的一些技巧,比如說極其龐大的事件對某一個個體的極其具體的影響,用宇宙級的變化來直接影響個人命運。

Q《流浪地球2》與原著的關系是什麼?為什麼拍前傳?

龔格爾:《流浪地球》小說的中、後段其實已經離我們現在這個世界很遙遠了,連家庭關系都已經發生變化了,這在電影當中是絕對無法體現的。電影是大眾藝術,如果一個非影迷看到(電影里)家庭關系都跟現在不一樣,ta就會不理解你在說什麼,所以我們得基於大眾能理解的世界講故事,這就決定了你要非常謹慎才能把時間點往後推一點。我又發現大家對劉培強這樣的角色,對《流浪地球》這個世界本身很感興趣,就覺得可以往前傳走,把故事再夯實一點,做完1、2、3部曲,就可以完成對於這個世界的整體描繪。我們知道做前傳很困難,做史詩類而不是做72小時營救類很困難,我們也知道做續集很困難,但是郭帆導演說,咱們要是不做的話誰來做?總得有人做。

另外一個原因是基於劇情,《流浪地球1》開頭有這麼一句話面對前所未有的危機,人類空前團結。這個片子在2019年上映之後,我們身處的世界變化了。我們擔心觀眾無法接受一個空前團結的世界,因為它跟現實差得太遠,必須想辦法向觀眾介紹,團結來之不易。李雪健老師說「危難當前,唯有責任」,就是在說團結來之不易。團結也是《流浪地球》這個故事能成立的根基,如果沒有團結,地球根本走不了,也不需要什麼重聚變發動機。五、奇觀Q再給我們介紹一下《流浪地球2》的視覺奇觀吧。

龔格爾首先,它從整體製作上已經比《流浪地球1》有了很大的提升。另外,不管是幻想中的新的武器裝備,包括全球各國戰鬥機共同協作,全球核武器的集結,這都是從來沒有在銀幕上出現過的。實拍聯合政府,聯合國的會場,我們在紐約聯合國大門口實拍,是正經向聯合國做了申請,還拍攝了在聯合國門口抗議示威,甚至燃燒警車等鏡頭,好像也是沒有人干過的。

還有一個奇觀是太空電梯。科幻迷對太空電梯的樣子肯定不陌生,但是我們對太空電梯的設計滿足了大家對細節的一些想像,比如它的上升加速過程,中途引力消失後的狀態,包括上升、下降過程中對人的影響,當然太空電梯被摧毀本身也很壯觀。這些都還屬於常規操作。

我覺得最有突破的,其實是人工智慧介入之後對幾位演員的年輕化處理,戲內戲外都是一次新的挑戰。20多歲的吳京和劉德華,40多歲的李雪健,他們的面貌和形象不是CG,而是用以前沒有用過的手段處理的,是在人工智慧基礎上實現的影視級的應用。

Q:科幻片的意義不光是在戲里講一個幻想故事,《流浪地球2》還表達了對科技的態度,讓科技為人所用,體現出它真正的價值。用AI技術還原李雪健老師的聲音,這個處理也很溫暖。

龔格爾我們曾經開玩笑說《流浪地球2》的正名是《MOSS傳》,因為這次其實是講述了MOSS誕生的過程,它不是一台先進的電腦,而是一個由人類訴求所打造的高性能機器,在遇見了人本身的恐懼之後,兩者結合所誕生的一個不可控的先進人工智慧。有意思的是,電影里人工智慧MOSS是一個有點壞的角色,現實工作中卻離不開。

六、未來

Q2是往前拍,3要干什麼?你們對「流浪地球」這個IP最大的野心和期待是什麼?

龔格爾:第3部現在還是薛丁格的貓,求大家去電影院看一看,才會有3。要說野心還真不沒有,就是希望能夠繼續拍。其實(拍這部電影)它會極大地消耗一個人的生命,我們再堅持幾年,人本身的精力也會下降,可能就沒法再繼續做這類項目了。如果說對這個項目有什麼期待的話,那就是假如真的有機會拍3,當1、2、3加在一起的時候,哪怕我們已經不在這個項目上了,退休了,還有人說這個世界我喜歡,還想要自己去編故事什麼的,那就特別好。

Q:這也是《星戰》的狀態和任何一個優秀大IP的狀態,拓展規模非常大,不見得都是同一個導演、同一組人在做,但精氣神可以被延展出去。最後一個問題,第二部為什麼選擇「陪伴」作為主題?

龔格爾:我覺得科幻迷經常會跳回到全人類的視角,雖然大家都是平凡的人,從事平凡的工作,但因為我們看過科幻小說,所以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個視角是關於全人類的,我們可以關心所有個體的集合,從而感受到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需要陪伴。

————————————————————————

《流浪地球》主創常常給人一種感覺他們就像大劉書中的人物,面對無解的巨大困難,用最樸素的辦法往前走,樸素里透著中二,中二里透著實在。龔格爾說,《三體》中摘了那麼多點子,基本上就屬於科幻小說中的爽文了,一般作者拿一個點子先寫100萬字,劉老師5萬字之內擱10個點子。《流浪地球2》也是這樣做的。

它不僅承擔了中國科幻電影掘進的重任,還承擔了作為文藝作品的社會責任。過去,很多人覺得科幻是一種狂想,跟現實無關,但在全人類經歷過一場巨大危機後,《流浪地球2》這部科幻電影選擇直面問題,回答為什麼團結很重要。這選擇令人動容。

團結看似尋常,實則觸達了科幻內核中的內核。科幻中人類作為整體存在,科幻中的很多問題是人類問題。劉慈欣以一己之力將中國科幻推向全球,因為他用中國人的視角回答了全世界最關心的問題面對危機,人類如何走在一起。

這使得《流浪地球2》不僅具有史詩般的規模,也具有了史詩般的價值。

來源:機核